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88章 想补偿她

第88章 想补偿她

    第88章想补偿她

    大清早的,顾朝阳还在睡觉,蔓蔓就招呼了梧桐院里的杂役在后面院子里挖土,好得是热火朝天。

    江平听说了情况过来瞧,原本种得好好的花儿,都被她给挖了出来丢在一边。

    “这些花是惹着你了?”

    “没有啊?”蔓蔓只抬头看他一眼,继续抡圆了膀子挖土,看起来像模像样。

    “那你挖了做甚?可是夫人有什么吩咐。”

    除了这个理由,江平也想不到别的。

    “以后这个园子就用来种地了,你要没事儿就来帮忙翻土。”

    叫人帮忙的时候蔓蔓终于是停下来给了江平正眼,“等上半个月就能有新鲜菜吃了,可比府上采买的好吃。”

    这个话,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你们老家带来的种子?”

    在顾府上的时候他吃过,确实是比采买的味道要好很多,可惜后来没有了。

    就看到蔓蔓对他扬出个大大的笑脸,“没错,帮忙吧。”

    江平二话不说,撸着袖子就加入了拔花的队伍。

    “那些花也没浪费了,捡了好的栽到别的地方去。”

    看着拔出来的花,蔓蔓觉得还是不能就这么丢了。

    顾朝阳一觉睡到自然醒,发现男人又已经起床。

    别人都是早上起来一个热烈的早安吻,她到是好,基本是每天起来都看不到身边的人。

    老古板,一点情调都没有。

    昨晚上还抱着她亲亲蹭蹭,差点儿就要没忍住,今天一睁眼连人影子都没有。

    男人太自律了,好像也不太好。

    大早上的,顾朝阳在床上哀怨了一顿老男人,然后翻身起来。

    内间刚有动静,守在外面的桃枝桃叶就询问夫人是不是起了,然后端着洗漱的一应物品进来。

    也就是到了邕城来顾朝阳才有这个待遇,之前几时年都白活了。

    桃枝还在给她梳头,打完拳的男人回来了,才初夏里就出了一头的汗,看来那个拳还是有用。

    再一个,他这一身的精力不发泄发泄,还不是要出问题。

    单鸣凤不用人伺候,自己洗了手洗了脸,又进去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出来,正好顾朝阳这边也收拾妥当,能吃饭了。

    经过顾朝阳梳妆台的时候,他还瞄了一眼那上头,空空荡荡,既没有别胭脂水粉,也没几个首饰。

    妻子怀着身孕,不用胭脂水粉也是正常,就算不用也美得很。

    但是首饰也没几个,这就是他的疏忽了。

    “瞧什么呢?我那梳妆台上有花儿啊?”

    顾朝阳是无疑中看到男人眼神有些不对劲,这才发现他盯着自己梳妆台看。

    “怎么不爱佩戴首饰?可是没有可心的,你让常嬷嬷把库房来了,你去看看有什么合眼的。

    或者,让城里几个首饰铺子送了家里来挑。”

    昨天逛街都忘了,也是他不对。

    “我也不爱戴,买了还不是在库房里积灰,快来吃饭吧。”

    原来他是为了这个,顾朝阳瘪瘪嘴不以为然,她是真不习惯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大概是在末世的时候习惯了简单利落,那些东西只会影响她拔刀的速度。

    想起来从他们相见至今,妻子都是这副简单的打扮,单鸣凤对她的话没有多想。

    “你喜欢就好,不过我看你总是戴着这个镯子,你喜欢手镯?”

    低头看着右手上的镯子,这个玩意儿,她能解释吗?

    这是莬丝子,它其实是活的。

    最初融合莬丝子的时候顾朝阳十分不习惯,总是拿着在手里把玩,有一回是遇上突袭,她就随手缠在手腕上了。

    明明是攻击的武器她还用不惯,说来也是丢人。

    时间一久这个习惯她就留了下来,后来就成了个黄绿色的镯子,仔细看的话是能看出来藤条纹路的。

    这也只是一截,这一截也能分出无数来。

    只要她活着。

    这个没法儿跟男人解释,于是顾朝阳只能点头说喜欢。

    听她说喜欢,单鸣凤转头就跟桃枝说,“去跟城里几个玉石铺子说一声。”

    “不是缺银子么?”

    还要卖物件来换银子呢,这会儿又眼睛都不眨一下要花银子出去。

    “给你买几个首饰的银子还是有的。”

    哟哟,这话听着多舒服。

    就是,他看起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顾朝阳等了等,又听他说,“你那嫁妆,是我对不住你,虽说是有那几间铺子,但与你那些比起来,不能相提并论的。”

    这个事儿单鸣凤一直都压在心底,就算妻子表示了不在意,他还是愧疚的。

    当时是他太过激动没有顾及到别的,后来再要后悔也是来不及了。

    给再多的补偿,也不能遮掩他自作主张的事实。

    男人平时也是正经着一张脸,但这会儿明显是更加的严肃。

    “那事儿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放在我手里能起什么用?何况大哥也给了铺子了。”

    但他明显是很在意这个事,下一刻他就说。

    “动妻子的嫁妆算什么事。”

    顾朝阳能看到男人脸侧咬紧的肌肉鼓气,看来她不能过多的推拒。

    “那我今儿就在家等着人来,得多花你些银子才行,不然,你这股气还不是要憋在心头下不去。”

    顾朝阳笑着嗔男人一眼,还伸手在男人那僵硬的脸上揉一把,好歹是揉得柔和了些。

    心中不由腹诽,多大点儿的事儿,就值得他还憋这么久。

    “就当是相公给我赔罪了,好不好?”

    被妻子揉了,单鸣凤也崩不住脸,他这般大年纪了还被小妻子宽慰。

    “嗯,吃饭。”

    啧啧啧,老男人就是不禁逗,脸皮还薄。

    顾朝阳碗里进了一只小煎包,她也笑眯眯的给男人夹了一只,两人这才各自开始吃起来。

    “昨天大哥让我把修路的事跟二哥交接一下,我一会儿去找二哥。”

    昨天饭桌上说的这个事,交接了也好,他就有多的事在家陪她。

    又想到一会儿单铎要来,他只当是妻子要与他说金铺的事,只交代她不要劳累。

    这样各自做各自的事,互不干扰还有私人空间,顾朝阳就觉得很好。

    幸好他古板归古板,好歹是没有太多的占有欲,并不会过多的干预她的事。

    “知道知道,你去吧,中午回来吃么?”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