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95章 他还不明白

第95章 他还不明白

    第95章他还不明白

    别人都说铁汉柔情绕指柔,他们家五叔叔这是冷汉柔情。

    尤其是大侄媳妇和二媳妇,她们嫁到单家来时间久些,但这些年他们都没有正经跟着五叔说上几句话。

    倒是今天,她们才发觉这常年冷着脸的五叔,既然也是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顾朝阳在单家过得如鱼得水,顾家的人就没这么愉快了。

    顾展源先是吃了几天的药,身体便也恢复了。

    又有娇妻爱子在身边伴着,算得上市和和美美的一家。

    但没过几日这样的好日子,一家子就开心不起来了。

    顾家的生意逐渐的冷了下来,后面竟然是门可罗雀,就连曾经的老客户也不爱来了。

    找不出来原因,顾展源是焦头烂额。

    更让顾家人心头慌的是岭南王府里传出来的一个一个消息。

    先是岭南王一次性的买了正街上十间连着的铺子给顾朝阳,而顾朝阳竟然全都拆了重建。

    这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她要建酒楼,还是在白家酒楼对面。

    虽然还只是在建,但她这个举动还不能说明吗?

    但凡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她就是故意的针对白家。

    外人怎么猜测的不说,顾家却是心头有底,尤其是顾展源这个做父亲的。

    他知道,女儿是在报复他们。

    白婉卿还骂顾朝阳,骂她狼心狗肺不念情分。

    说到底,她内心里还是惦记着白家。

    到后来,再传出顾朝阳有身孕的消息,白婉卿再也骂不出来了。

    她怕了!

    她之所以不把顾朝阳放在眼里,便是因为笃定了顾朝阳不可能怀孩子。

    可是现在,她不仅是怀了,王府还欢天喜地,可见这个孩子肯定是单鸣凤的。

    如果她生的是儿子,王位有可能就是单鸣凤的,那她就是王妃了?

    就算她这一胎不是儿子,只要她能生,总会生儿子的。

    白婉卿深受打击,她是真的怕了。

    就连一向看不上顾朝阳的顾朝明姐弟俩也被母亲的害怕感染,他们在家连话都不敢说。

    这其中也有顾展源这个当爹的功劳,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天一夜,把两个孩子都吓得不轻。

    谁都不是真的傻,白婉卿怕了,顾展源又不怕吗?

    前后的事情一连起来,他也想到了,顾家生意不好肯定与顾朝阳脱不了干系。

    夫妻俩在家里商议,“老爷,要不我们去王府走上一趟,或者是让人请她回来?”

    从顾朝阳回来这短短的两个多月,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经历过被亲人抛弃背叛,又被丈夫冷落之后的白婉卿,如今也是明白自己之前怕是被猪油蒙了心。

    她也怨顾朝阳,如果她一回来就把话说清楚,她已经与单五爷见过,并且连孩子都有了。

    她也不会那么对她,更不会发生之后的那些事,

    现在她怨也没有,她不敢让顾家倒了,顾家要是倒了的话,她的两个孩子该怎么办?

    她这些日子在找媒人,但媒人对她的敷衍态度她是看得出来的。

    她更怕再这样下去,她的两个孩子说亲都难。

    所以,她也是不得不低头。

    “您为难,就让我去吧。

    她怪的是我,是我对她不好,我去求她原谅。”

    高高在上半辈子的白婉卿竟然也有说这种话的时候,就连与她同床共枕的顾展源都不由惊讶。

    顾展源不知道,白婉卿是看清楚了,也明白了。

    在王府和她之间,白家是直接选择了王府,她成了被抛弃的。

    而她这个丈夫,终究也是不顶事。

    她不为了自己,为要为了两个孩子。

    低头就低头罢,顾家怎么也不能倒了。

    “你好歹是长辈,你去见她算什么,我让她回来。

    我是她的父亲,我自问是没有做什么对不住她的事,她这样对我们,是要为了赶尽杀绝不成?”

    到这时候顾展源都还没有想明白,他是真的对不住顾朝阳。

    白婉卿听他这么说,心都凉了半截下去。

    丈夫要是再这样下去,顾朝阳就算是能回来,也不可能松口。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我去吧。”

    白婉卿准备了一份厚礼,到岭南王府来见顾朝阳。

    娘家人来,这也是正经的走动。

    王妃见了白婉卿,看她神色憔悴得连脂粉都遮掩不住,还有些惊讶的。

    上次见她还是在下聘的时候,这才多长的时间,竟然就是这么憔悴了。

    白婉卿推脱是最近精神不太好,两人随意的说些话,白婉卿就说是来见顾朝阳的。

    王妃还能拦着她不了,让嬷嬷领着她去。

    梧桐院里,顾朝阳跟单鸣凤说着闲话,有一句没一句的,也没有个正经话。

    常嬷嬷来说亲家夫人来了,顾朝阳先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亲家夫人是谁。

    “顾家夫人来了。”单鸣凤看她迷迷糊糊的样子,出言提醒。

    顾朝阳这才反应过来,“这才几天的功夫,就要撑不住了?”

    单鸣凤睨她一眼,“正经些说话。”

    他明白妻子为什么要这么说,他可是一直在关注着顾家的情况,他心头有数。

    “呵呵,那就听听她是要说什么?”

    顾朝阳笑的灿烂,让常嬷嬷去请了人进来。

    白婉卿心头发凉,她来见继女,还要等人通报。

    从一开始就是她想轻了王府,堂堂王府,哪里是她们一个白家能比的?

    只是,现在明白,太晚了。

    进来见到顾朝阳,白婉卿也是讪讪的,“朝阳,你在王府还习惯?”

    顾朝阳笑,“好着呢,你看我这样能是不习惯的?”

    她的反问让白婉卿没得话接,只能点头说,“你过得好就好,我和你父亲也安心了。”

    顿了顿,她又说,“你出嫁这些日子,你父亲很想你,他是想亲自来看你的。

    但最近家里生意上有些事,他脱不开身,所以只能我来了。”

    看着她为难还尴尬的样子,顾朝阳心情更是好了,笑得也更是开怀。

    她这个继母竟然是变了性子了,在她的记忆力,白婉卿从来没有这么轻言细语的跟她说过话,这还是头一回。

    “生意上有事?可是不太顺利?”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