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100章 她们白担了名头

第100章 她们白担了名头

    第100章她们白担了名头

    “你回吧,你五婶婶还在午睡,下午也不跟你们说话了,晚上有事。”

    顾朝阳还没醒,单鸣凤却是真的躺不住了,就自己起来喝茶。

    单鸣凤觉得,妻子是有些能睡,都已经睡了大半个时辰,一点儿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问了桃枝,她说偶尔也会睡这么久,单鸣凤回想一番,没发现妻子有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这才不担心她现在睡多了,晚上会睡不着。

    心想,该是上午出去走累了,中午又在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这才睡得实些。

    喝了一盏茶的功夫,单雯雯提着一个小食盒进来了。

    见着是五叔叔在院子里喝茶,又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五婶婶。

    “五叔,婶婶还没起吗?”

    她也是早上听说五婶婶出门去了,原本还想着今儿是不能一起玩儿了,她还惦记着之前五婶婶说的要教她打牌呢。

    中午又听说五婶婶回来了,这不,她就提着新学做的点心来了。

    也是不知道五婶婶下午还出门不,就先过来探探。

    要是不出门的话,四嫂子说就约了一起打几圈,她也是来贿赂五婶婶的。

    结果,五叔直接对她下了逐客令,还说五婶婶晚上要出去。

    她好羡慕,一年到头她们只能在乞巧和元宵的时候,还能晚上出去玩儿。

    她想求求五叔,能不能带她一起。

    这个念头才一出来,就发现五叔叔看她的眼神,好冷淡。

    在五叔叔这样的眼神下,单雯雯哪里还敢说出口?

    赶紧的放下食盒,就告辞走了。

    “这是我新学的好点,请五叔叔和婶婶提提意见。

    那,我就走了。”

    “嗯,有心了。”单鸣凤睨了一眼那个小食盒,点了点头。

    单雯雯又笑了笑,这才转身离开,直到走出了梧桐院的大门,这才觉得五叔叔那种冷淡的视线消失。

    顾朝阳足足睡了一个多时辰这才醒,迷迷糊糊的摸着身边的位置。

    没有人,她也不惊讶。

    别说是午觉了,便是早上醒来,男人也都是没在身边的。

    她要什么时候才一觉醒来就能看到男人,再与男人亲亲我我着一起起床。

    大概,只能在半夜的时候了。

    顾朝阳还不太清醒,并不想立马就起来,翻身在床上伸伸腿儿伸伸手,不敢伸腰。

    怕抻着肚子。

    蹭啊蹭,就蹭到了床外侧来,枕在男人的枕头上。

    该洗了,有味儿了。

    什么就男人味儿,才不是,就是汗味儿,该洗了。

    而且,还得让他洗头。

    长头发就是麻烦,洗着麻烦不说,还没有吹风机,还不能剪短,还要绾发。

    如果可以,她想剪个短发,退而求其次,齐肩也不是不行。

    “醒了。”

    循着声音往屏风处看去,正正对上男人那双好看的瑞凤眼。

    男人面上虽然没有多的表情,但眼里是有柔情的。

    “嗯。”顾朝阳懒懒的应声,又收回了视线,因为仰着头看人真的好累。

    “起来么?”

    说话的功夫单鸣凤已经走了床边,还拿了床边矮几上的衣裳准备给她穿。

    顾朝阳朝男人伸手,男人一只手拉她,一只手伸到她脖颈下拖着,两人拉起来坐好。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一个穿一个配合。

    顾朝阳坐在床沿上,看着给男人弯腰给她穿鞋,她也安安心心的享受着男人的贴心伺候。

    头一次的时候,顾朝阳还抗拒着不让男人穿。

    男人说,“你挺着肚子弯腰不方便。”

    之后男人再给她穿,顾朝阳就接受了。

    他愿意,她也愿意。

    “相公,下午洗头吗?”

    其实,晚上洗澡的时候一起洗头会方便很多,还不怕会打湿了衣裳。

    但常嬷嬷说晚上洗头容易头疼,顾朝阳也觉得等头发干的时间太久了,所以她这几个月都是下午洗头。

    单鸣凤看了看妻子的头发,看起来还挺顺的,再摸一把自己的头发。

    还是同意了,“我让桃枝去烧水。”

    他也觉得,头发太长了,实在不方便。

    什么扑粉抹油,十天半个月都不洗一次,他受不了。

    初时,是桃叶给顾朝阳洗,就在院子里放着个软榻,让顾朝阳躺上去。

    虽然是没有专门洗头的床躺着舒服,但也比弯腰低着头洗着舒服。

    顾朝阳之前那十年啊,都是自己弯着腰在河里或者山涧里洗的。

    有了单鸣凤之后她才再次享受了这等待遇,真真是大户人家和山野村妇的天差地别。

    有个经验丰富的嬷嬷,真的要少遭好多罪。

    现在顾朝阳就躺在软榻上,后脑勺被男人一只手拖着,男人舀了温热的水给她慢慢打湿头发。

    就是,挺生疏的,又还小心翼翼。

    她想让男人走开歇着,但又想,不能这样打击男人的心意。

    桃叶在一边提醒,还帮忙递东西,兑水。

    她默默腹诽:幸好是天气热,不然照这个速度洗完了,肯定要着凉。

    期间,顾朝阳就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男人问他力度重不重,够不够,水温行不行,她都有认真回答。

    不到必要时候桃叶尽量不出声,尽最大的努力做到不打扰主子与夫人。

    终于是洗好了,桃叶拿了厚巾子给主子,又一步步的指点主要如何把头发抱住,好让巾子能充分吸收水分。

    之后护理头发,抹头油这些,单鸣凤就没有参与了,是由桃枝来做的。

    而他自己,被顾朝阳按在了软榻上,让桃叶给他洗头发。

    单鸣凤向来是不喜被人亲近,这些年来出了顾朝阳外,与他亲近最多的就是韩实了。

    “让韩实来。”反正他不要桃叶洗。

    “我都没说什么,你还不乐意了。”顾朝阳调侃他。

    却被男人沉着脸质问,“你为什么不说什么?”

    好吧,她必须要说什么才行。

    “桃叶,去叫韩实来吧。”

    顾朝阳睨一眼男人,用眼神问他,这样总行了吧?

    别人是防着男人与异性亲近,她就不一样了,她家男人时常教训她,不能不防着。

    桃枝桃叶都不住的笑,这么多年她们也不是一次两次被主子嫌弃了,早就已经习惯。

    那些年,她们作为主子的贴身丫头,枉担了个名头,连主子衣裳下的皮长的什么色都没见过。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