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退婚当天,未婚夫他喜当爹 第114章 是她太狭隘

第114章 是她太狭隘

    第114章是她太狭隘

    “咱们岭南有水军吧!”

    岭南靠海自然是有水军,除了抵挡外族外,也要清剿水寇。

    不怪岭南王都喊穷,军士是一两个子儿就能养得起来的?

    “有,你想调去那边?”

    还真不用顾朝阳再多说,她都这么问了还能想不到。

    顾朝阳又不说话的,她继续盯着地图上看。

    “一个小小的地方,犯不上兴师动众。”

    顾朝阳手放在肚子上,轻轻的拍了拍,等这两个出来了的吧。

    那个地方,该收拾干净才是。

    “先不说这些,等空了你带我去看看水军。”

    转头她又指了底图上的两个地方,“这两处先要了吧,也够折腾几年的了。”

    单鸣凤和阿勒族长听着她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又那样说,真真是跟不上她的思路。

    刚还有点热热血上头,她又落了冷冷一盆水,也不知道她是要做什么。

    单鸣凤一头雾水,但话都放出来了,还不是只得答应。

    顾朝阳简单的阿勒族长说了可以动,便让他忙去了。

    现在书房里只剩下夫妻俩,单鸣凤再忍不住问妻子。

    “你想扩充?”

    明明这话不该跟他娇滴滴的小妻子讨论,但单鸣凤就是鬼使神差的说了。

    并且,说出来之后他竟觉得丝毫没有违和感。

    “嗯,你觉得呢?”

    话都说出口了,顾朝阳可不会再收回。

    她本就不是拖泥带水的性格,更没有反悔的意思。

    面对妻子寻常平淡的目光,单鸣凤也在不由自主的稳定自己的情绪,好让自己能心平气和的与妻子讨论这个话题。

    “不是不想,是没钱。”

    初来时,单鸣凤不是没有想过让四分五裂的神州统一。

    最终是现实告诉他,不仅仅是没钱的难。

    岭南百姓连饭都吃不上,谈何一统?

    妻子娇软的小小的一个人儿,他惊讶与她的内心广阔。

    顾朝阳认真的看了男人一眼,“没钱还真是个大问题,你说是挣钱来的快一些,还是抢钱来得快一些?”

    听了妻子的话,单鸣凤又觉得自己跟不上,“上哪儿抢去?”

    “邻居。”顾朝阳脱口而出。

    “你说西南?”两人凑着头都盯着底图看。

    “不是,你看这里。”顾朝阳手指头落在他们之前说要占的地方。

    “咱们离这儿吧,要么从西南借道,那边恐怕是不会同意。

    要么,就是走水路了。

    但是水路也得借道,咱们跟这边的邻居更不熟。

    既然是不熟,那就抢了吧?”

    老话说的好,对外不对内。

    隔壁的西南好歹是自家人,但这边的几个小地方,那就不算了。

    看着妻子绝对不是玩笑的模样,单鸣凤确定她是真的。

    他不是没有雄心壮志,他也眼馋。

    就在思考可行性又几分的时候,又听妻子说,“咱们有多少水军?”

    “五万。”这是所有的人数,真要精确到精壮还有经验的话,怕是要减半。

    这个数字让顾朝阳叹气,“是有些少了,可惜族人常年居于山中,到海上怕是大多都要不习惯。

    招兵吧,管饭,发粮,发军饷。”

    单鸣凤觉得有必要再提醒妻子一次,“朝阳,咱们没银子,更别说是粮了。”

    “有,等新作物出来就是粮。

    没银子,那就去抢。”

    “咱们又不是土匪,再说了新物种出来也是需要时间的。”

    他还是觉得,妻子是太想当然了,根本就没有认真仔细的考量过。

    他当然不知道,顾朝阳在说要占地的时候,便已经在考虑了。

    “之前是我太狭隘了,只想着这一亩三分地,还着慢腾腾的挣银子。

    太慢了,太慢了。”

    顾朝阳一边说一边摇头,脸上还有懊恼的神色,有整个岭南做后盾,还怕什么。

    “如今百姓已经够艰难了,光脚的还怕什么?”

    顾朝阳对男人扬出个笑脸来,灿烂异常。

    “几个哥哥还争这小小的王位,等我们家有皇位要继承的时候,再争不迟。”

    “朝阳?”

    单鸣凤试探着唤了妻子一声,他觉得妻子怕不是魔怔了。

    下一刻,妻子凑上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清脆的响声之后又是妻子爽朗的笑声。

    “我没疯。”

    顾朝阳笑得一口白牙明晃晃,“你说,咱们有吃不完的粮食,穿不完的衣裳,还有精壮的武装。

    到那时候,还怕什么?”

    “怕贼惦记。”单鸣凤脑子里就冒出来这个。

    “呵呵呵……狼来杀狼,虎来斩虎!”

    顾朝阳又笑了,“那时候便是贼也怕被我们惦记了。”

    深呼吸几口气,单鸣凤问她,“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种粮,屯兵,做土匪。”

    就是这样,顾朝阳其实也没有太大的理想,就只是想能安安稳稳的躺平而已。

    “其实,我们还有别的矿,铜,银。”

    顾朝阳手指落在岭南境内其中两个地方,“这两处,都有。”

    “你怎么知道?”

    一次一次的惊诧,单鸣凤已经麻木了。

    “你信我。”这怎么能说呢,她还不想底裤都被扒干净。

    “我信你!”

    看着妻子坚定的眼神,单鸣凤信的。

    “朝阳,你为何这般信我?”

    一次一次的,妻子给了他们太多,他们回报的那些连零星都算不上。

    顾朝阳握着男人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因为他们,我想给他们这个世界上,我能给得起的,最好的。

    我不想争什么天下,但我想他们能安稳。”

    安稳两个字,说来简单,要实现何其艰难。

    若不是因为这两个孩子,顾朝阳才不会来找单鸣凤。

    没有单鸣凤,没有岭南王府,这会儿她还在南昆山沟沟里面种地挣银子。

    什么天下安稳不安稳,她还真没想那些。

    若妻子说别的,单鸣凤倒是不会这么信了。

    为了孩子,他信了。

    看男人还在思考,顾朝阳放开了他的手,又与他说起正经事儿来。

    “今年,种地修路,挖矿,练兵。

    这两处,你跟大哥说,让人去寻。

    我让人出来开荒种粮,育苗,要明年整个岭南家家有余粮。

    你跟大哥说,边境进出多加重视,咱们辛苦别成了给别人做嫁衣裳。”

    (本章完)


同类推荐: 从锦衣卫开始横推诸天穿梭致富从1985开始捡到一个末世世界离婚后我怀了残疾大佬的崽龙门狂婿江枫宫映雪老婆是星主大人从灵笼开始穿越诸天从领主开始的末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