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一章 子笙

第一章 子笙

    阳春三月,花开时节。

    寻常人家的女儿们都换上了新衣裳,含羞带笑,同心上人一起去看初放的牡丹花。

    正值人间好光景,皇宫里亦是莺啼雀绕,碧青柳,蝶恋花。

    御湖边的少女身着鹅黄色襦裙,右臂就这样怔怔地愣在了半空中。

    若是她反应再快上片刻,她就可以抓住宁子笙的手。可还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宁子笙就这么当着她的面狼狈地掉进了湖里。

    身后的侍女娇儿邀功似的上前道:“郡主,这个九公主,见了您不但不过来问安,竟还敢给您脸色看!您看奴婢教训得怎么样?”

    教训?

    柳离表情复杂地看着全身湿透,正在湖中不断挣扎的小人儿,正是娇儿口中的九公主。

    别人看不到,她却看得清清楚楚——

    在九公主头顶上,红色的提示字符正在接连不断地涌出,于空中闪闪发光。

    “【宁子笙】对您的好感度-100。”

    “【宁子笙】即将溺水,状态:危在旦夕。”

    柳离叹了口气。

    刚穿越过来没多久,她还没准备好跟原著女主角接触,贴身侍女就把女主角推到了湖里,导致女主角对她的好感度在三秒内从零变成了负数。

    为今之计,只有……

    柳离当机立断,一脚把不明所以的娇儿踹进了湖里,随即向另一名侍女喝道:“欲儿去叫人!记得,不许声张。”

    与此同时,她一跃而下,溅起湖面不少水花,奋力朝九公主游了过去:

    “殿下!一切都是误会!臣女现在就来救您!”

    宁子笙瘦小的身子在水中浮浮沉沉,湖虽不深,却令人如坠冰窟。她只觉得四肢乏力,又不通水性,骤然呛了口水,眼看着就要往更深处坠去。

    “九公主殿下!”

    柳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试图把宁子笙往上托。

    她这宿主的身体素质不错,可以称得上是身强力壮,带着宁子笙一同游到湖边应该是不在话下的。

    “淳宁?”宁子笙又咳了几下,看清眼前人的脸,却又无力挣脱柳离有力的手:“你……”

    宁子笙的身体很小很轻,柳离就这样把她举回了地面上,随即自己也爬上了岸。两人皆是全身湿透,狼狈不堪。

    柳离试探道:“殿下,您没事吧?”

    她知道这是句废话,人都落水了,看起来也不像没事。

    但还是希望人没事。

    宁子笙头发散乱,方才又呛了些湖水,趴在岸边,眉头紧皱,想是刚才受惊了,还没缓过来。

    柳离心念一转,面前便浮现了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到的系统面板。

    姓名:宁子笙

    年龄:十二岁

    身份:[大宁皇朝]九公主

    好感度:-100(势不两立)

    目前状态:少年早慧,卧薪尝胆

    注:天命所归,真龙天女

    光是“天命所归”这几个字,就注定了柳离要使劲刷她的好感度才能活下来。

    宁子笙年纪尚小,如今面容稚嫩,身娇体弱,正是少女青涩的模样。若此时有人说她是真龙天女,只怕是要笑煞人也。

    可柳离却知道,她未来将成为杀伐果断、一统天下的女帝。不仅城府极深,而且手段狠辣,还会把年少时欺辱过她的人,通通斩于剑下。

    ……结果第一次相遇,两人的关系就直接变成了“势不两立”。

    柳离面无表情地想,自己这副身体的运气未免也太差了点。

    宁子笙没搭理柳离,她便又凑近了些,却见宁子笙谨慎地看着她。

    ——双眼中没有属于十二岁少女的天真懵懂,只有漠然和防备。

    柳离虽然心中已经慌了,但还是稳住自己的情绪,柔声道:“殿下,臣女管教婢女不当。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真龙天女注定得势,万一宁子笙日后追究起来,柳离只怕自己莫名其妙就赔了命。

    娇儿现在还在水里泡着,没柳离的命令不敢上来。

    天冷,水更冷,可娇儿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瑟瑟发抖地低着头。

    看到柳离如此软声细语地和她说话,宁子笙眼中划过一丝诧异。

    这宫中无人不知,九公主的生母不得圣宠,连带着她也不受父皇待见,就连太监宫女也能随意给她穿小鞋。

    而圣眷颇浓的淳宁郡主,此时居然对在对她低声下气地道歉,看样子,好像还怕宁子笙不悦。

    ……这是什么新的捉弄把戏吗?

    “之前在宫里没见过您,此次冲撞了九殿下凤体,淳宁罪该万死。”柳离尽力表现得真挚,搜刮着脑子里能说的好话,“殿下千万别见怪,这婢女不懂规矩,我一定狠狠责罚,但求您别因此跟我生了嫌隙。”

    这时,另一名侍女欲儿搬的救兵终于赶到。这是个机灵会做事的,只叫了郡主的几名侍女来,毕竟公主和郡主衣服湿透,不可见外男。

    欲儿顺带还拿了厚厚的大袄替柳离裹上:“郡主,您没事吧?”

    春寒料峭,宁子笙明明冻得够呛,却一言不发地站起来,像是准备离开,柳离急忙道:“还不帮九殿下也披上衣服!”

    另一名侍女滴儿拿着披风,依言走向宁子笙,却听宁子笙道:“不必。”

    柳离知道自己的这些行为已经够惹宁子笙怀疑了,也不便过于热情,只好吩咐道:“滴儿,把衣服给九殿下。”

    这次宁子笙接过了披风,因为她确实需要一件衣物来蔽体,湿淋淋的,不成体统。

    她挺直脊背,嘴唇抿起,仿若外界的一切事情都于她无关,没多说一个字便离开了。

    柳离看着她孤傲的背影,心下一沉。再看看系统面板上那可怜的数值,忍不住想为自己点一根蜡。

    负一百的好感度,她到底要花多少功夫才能刷回来呢?

    而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还要追溯到几天前,普通的热心观众柳离闲得没事,在家看书。

    《西风夜已昏》是最近大热的一部作品,本来仅仅是一部电视剧而已,后来因为实在太火,同名、电影、动画,还有各种衍生创作便接踵而来。

    不过换汤不换药,不管是什么形式,故事内容都是差不多的——九公主宁子笙,出身卑贱,不得宠爱。隐忍数十年后,步步谋算,最终夺得帝位,凌驾于万人之上。

    在电影和电视剧版本中,扮演宁子笙的正是当红影后——容漪。她出色的演技和外貌条件成功地塑造了宁子笙这个人物,吸粉无数。

    柳离本身就是容漪的粉丝,同时又对《西风夜已昏》的一见倾心,熬夜把所有版本都补完了,迷迷糊糊在沙发上睡着后,一睁眼便出现在了这里。

    “郡主,是时候起了。”

    瓷枕硌得柳离后脑勺生疼,一咕噜坐了起来,把床边叫她起床的小侍女吓了一跳:“郡主,您魇着了吗?”

    柳离揉了揉眼睛,尚且有些迷糊,稍稍一看周围陌生的环境,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你、你谁啊?”

    这里装潢富丽堂皇,古色古香,和她的卧室相去甚远。

    “奴婢是艳儿啊。”

    小侍女艳儿身着浅色袄裙,约莫十一二岁,一双眸子水盈盈地看着柳离,目光中满是担忧。

    柳离疑惑地盯着她,感觉自己头上冒出了许多问号。

    艳儿年少不经事,看她这样,一时慌了心神,向外间喊道:“娇儿,欲儿!”

    两名侍女应声而入,身着和艳儿一样的服装,梳着高高的假髻,年纪都差不太多。

    “郡主小憩了一会儿,忽然不记事了。”艳儿求助般地朝她们看去,“这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去请太医?”

    “你怎这般没大没小的,慌什么慌!”欲儿看起来是她们中的主心骨,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顿觉艳儿用词不当,生怕她开罪了柳离,连忙呵斥道,“郡主玉体安康,切莫胡说。”

    柳离看着眼前这三人,心下默念了一遍她们的名字。娇儿,艳儿,欲儿?

    这诡异的名字让她想起了自己看的书和剧,一时间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可能性,那就是——自己穿书了,向侍女们问道:“我是淳宁郡主?”

    欲儿松了一口气,想来郡主只是睡糊涂了,随即给了艳儿一个眼神,后者立即麻利地跪下:“是奴婢说错话了!”

    “好了好了,起来。”柳离心绪有点乱,也不习惯别人这么文绉绉地说话,示意艳儿别再跪着了,“我问你们,滴儿呢?”

    没说过话的娇儿上前回话:“滴儿上御膳房给您传点心去了。”

    虽然看过不少穿越类的作品,但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柳离还是半信半疑:“给我拿面镜子。”

    欲儿麻利地给她拿了面小铜镜来。

    古代的镜子虽然不像现代的那样清晰,但也足够映出她的面容。

    少女面若桃李,柳眉微挑,樱唇殷红,碧眼盈波。

    约莫十一二岁的年纪,还未完全长开。算不上是惊为天人,倒也生得粉雕玉琢,很是讨人喜欢。

    正是柳离年少时的模样。

    ※※※※※※※※※※※※※※※※※※※※

    大家好我是叶叶,开新文啦希望大家喜欢~

    (会随机揪评论里眼熟的小可爱送小红包鸭)

    本文CP宁子笙x柳离,背景架空,私设很多,部分参考唐朝。参照之处会标注,请勿过度考据

    以下是【指南】

    1、宁子笙是夺帝位的人,心机深沉,心狠手辣

    2、柳离性格乖张,脾气不好

    3、全民百合

    4、副CP不保甜,写到会标注

    如有bug请指出,良心建议我拜读。弃文不必发留言,有缘下本再相见。童叟无欺小甜文,恶意攻击做个人。

    祝看文愉快,爱你们(づ ̄3 ̄)づ

    专栏有预收文案,可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注1:本章景物描写有参考唐代背景。唐人爱花,尤其牡丹,参考自李斌城《隋唐五代社会生活史》。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