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二十八章 信鸽

第二十八章 信鸽

    柳离走出屋外, 所幸方才门窗都是关着的,那腥味没有过多蔓延出来,她不禁长舒一口气。

    宁子笙倚在旁边的柱子上,提灯看她:“郡主吓唬过瘾了?”

    “……”柳离想, 以前怎么没发现宁子笙这么爱调侃人呢, 冲着她一通龇牙咧嘴:“我看着不吓人吗?”

    她自觉脸上涂了粉, 皮肤煞白, 被灯这么一照, 料想很是瘆得慌,说不定还能吓着宁子笙呢。

    宁子笙粗粗瞧了一眼, 敷衍道:“嗯,吓人。”

    “殿下你别不信啊。”柳离“哼”了一声,开始吹牛, “那小蝶被我吓得都晕死过去了。”

    “哦?”宁子笙挑眉,“我还以为, 郡主靠的是天生神力。”

    “……你听见了啊。”柳离心想宁子笙的耳朵可真好使。

    总之,现在总算完成了任务,看着面前“找出宁柔被下毒的真相(1/1)”的系统提示,柳离如释重负。

    她这次特地提前跟系统交流过了, 让它不要即刻就给予奖励,至少给她一些缓冲时间, 系统勉强答应了。

    现在, 她便有时间好好欣赏下这次的奖励了。

    只是宁子笙忽又开口打断了她:“真没想到, 这宫女竟

    将调羹每日泡在半夏汁里。先前我们去查探之时, 调羹都已被宫女收走, 皇后的人做事着实谨慎。”

    “是啊。”柳离急着看奖励, 跟宁子笙说话有点心不在焉, 偏生这系统卡住了,没加载出来奖励。

    却听宁子笙忽道:“郡主如此执着于探究真相,就像是……事后能获得什么奖赏般。”

    此言一出,柳离冷汗都下来了。

    系统金手指这种东西,在古代本就是天方夜谭。柳离通过系统知道了这么多本不该知道的信息,很难不露出破绽,这是无可避免的。

    她先前还以为,系统对此会有一定的处理。因为在其他人面前,不论柳离的言行如何不像这个朝代的人,从没有人发觉过她的异常。

    譬如先前“突发眼疾”一事,宝安郡主听在了耳里,却从未过问,之后也当从未发生过。

    柳离便想当然觉得这是系统的机制。

    可现在想来,宁子笙似乎在当时便有所察觉。

    “殿下说笑了。”柳离提起十二分的警惕答道,“都是为了我阿娘而已。我相信若是换了殿下,也一定会和我做同样的事。”

    她不知道这番话能否打消宁子笙的疑虑。

    灯火微弱,柳离看不清她面上细微的表情,只听宁子笙顿了一顿,顺着她的话答道:

    “宝安娘娘的平安,自是上天对郡主最大的奖赏。”

    至于这话中有几分真,只有宁子笙自己知道。

    *

    系统这回发下来的奖励倒是正常了许多,不再是“九公主啵啵”,而是实物。

    柳离摊开手掌,接收了这巴掌大小的一个小木盒;将它轻轻打开,里面是一枚散发着苦味的浑圆药丸。

    嗯?

    莫非是什么里的高级丹药,吃了可以变成修真高手,获得绝世武功的那种?

    如此胡思乱想着,柳离这才细细查看系统的介绍文字。这药丸有个简单粗暴且直接的名字,叫不举药。

    至于其作用,药如其名。对女子无害,但男子服用之后,便会在好一段时间内,都会丧失某种非常重要的功能。

    柳离发呆了片刻,呼吸几乎停滞了一瞬。

    系统在此时下发这东西,目的不言自喻,这药是给嘉成帝吃的!

    若他丧失了那种能力,宝安的人身安全自然就保住了。

    更何况嘉成帝正常了数十年,一朝不举,定然极为恼怒,绝不可能让宝安发现这事,否则他面子何在。

    所以宝安将有好一段时间都能免于他的骚扰了。

    柳离正趴在榻上构想着,便听欲儿急匆匆地来报:“郡主,郡主,出事了!”

    欲儿一向是几个侍女里比较沉稳的,此时却着急忙慌,心焦如焚。

    正是日上三竿时,柳离吃完了午膳,有些犯困,刚想午休一会儿,便被她这么一嗓子扰得睡意全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欲儿扶着榻边顿了顿,喘着气道:“柳茹韵她犯了事,被施贵妃娘娘五花大绑,抓起来了。”

    柳离还以为多大事呢,听是柳茹韵,便不甚在意地躺了回去,漫不经心道:“她怎么了?”

    这庶妹年纪不大,倒是挺能作妖的,三天两头不消停。

    “她……”欲儿迟疑,是她从别处听来的消息,也不知准不准,“听说是意图谋害五公主……”

    柳离顿时觉得有点麻烦。

    她一点都不想管柳茹韵的事情,可古代文化坏就坏在这里,若出了个犯事的庶妹,她这国公府嫡女免不了也受到牵连。

    这也是欲儿如此着急的原因,生怕柳茹韵发生什么,影响到柳离。

    照理说,这种事自然应该先去禀了主母,也就是宝安郡主,可她又不是个能管事的。

    柳离不想打扰宝安,便自己做了主,揉了揉眉心:“行,更衣,咱们现在去施贵妃那里。”

    欲儿自是遵命。

    “对了。”柳离又道,“拿纸来,先给我爹写封信。”

    后宫之争中,楚国公府是不站队的。但柳父与梁国公交好,甚至给柳离和江家世子口头上定了亲。虽然柳离肯定不会结这门亲,但她家目前和江家还是交好的。

    虽然皇后无子,但是江家女眷多。柳离记得原著里,后宫不止一个姓江的娘娘,并且有子,应该是之后选秀时,江家又往宫里送了人。

    偏生柳茹韵在此时去惹施贵妃。这才刚和皇后缠斗了一通,她就来找事,难保施贵妃不会多想,甚至说不定会觉得是楚国公的授意。

    柳离提笔,寥寥几行将事情简述了一下,待墨迹干透,便将纸卷起来,塞进信筒,递给欲儿,突然好奇道:“咱们一般是怎么送信啊?”

    前几次她都是直接把信交给侍女,现下想起来,突然有点好奇她们是怎么送去楚国公府的。

    欲儿笑道:“您随我来。”

    两人出了屋子,走到窗边,只见欲儿熟练地吹了声口哨,便飞过来一只雪白的鸽子,乖巧地停在欲儿肩头,任凭她把信筒绑在它的小爪爪上,随后又飞走了。

    柳离:……原来飞鸽传书是真的啊。

    *

    瑶池宫中,柳茹韵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的施贵妃和五公主。

    她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吓得腿脚都有些发软。

    欲儿道听途说来的消息,自然和真实情况有所偏差。柳茹韵再怎么也是国公府二小姐,施贵妃多少还是要卖几分面子的,更何况此时事实还未查明,怎能随意绑了柳茹韵去。

    李婕妤也一同跪着,旁边是她的女儿八公主。宁子纯自然不愿意跪宁子灵和施贵妃,可被自家母妃强行压着来了,憋了一肚子的气。

    任凭她们在那里跪了一盏茶的功夫,施贵妃才凉凉道:“八公主怎的行了如此大礼,本宫可受不得,快快请起吧。”

    宁子纯气得手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刚想扶着李婕妤起身,却又听施贵妃道:“李婕妤,本宫可没让你起来。”

    欺人太甚!宁子纯几乎眼中要冒出火来。

    可谁让施贵妃是贵妃呢,李婕妤即便心中恨极了,也只是拍了拍宁子纯的手,示意自己没事。

    五公主宁子灵厌恶地扫了一眼这几人,刚想说什么,施贵妃便给自家女儿使了个眼色,宁子灵便将想说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她虽然性子爽直,却也十分懂分寸,很听母妃的话。

    “柳二小姐。”施贵妃道,“本宫问你,你可是今早在路上撞上了灵儿的宫女?”

    “……回娘娘。”柳茹韵诚惶诚恐,“确有此事。”

    “哦?”施贵妃挑眉,“也就是说,你承认在灵儿的吃食中动了手脚?”

    柳茹韵欲哭无泪,连忙辩解道:“回娘娘,臣女只是和那宫女偶然撞了一下,很快就离开了,根本没注意她是谁,也没有空去动她手中的东西。”

    宁子灵今日回宫后,宫女也同时传膳回来。恰好她近日肠胃有些不适,施贵妃便遣了王太医来给她看看。

    王太医看着这满桌的午膳,神色凝重地发觉了不对,而宁子灵亦是从菜香中闻到了异味。

    ——后经太医院查证,有一两道菜里竟是掺了给牲畜催肥的药物!

    那宫女是施贵妃从娘家带来的人,自是不会叛主,剩下的变数,唯有在路上撞上的柳茹韵。

    偏生她还是八公主的伴读,宁子灵和宁子纯不和,本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就很是微妙了。

    “是吗?”施贵妃虽笑着,那份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本宫也不做那无凭无据诬陷人的事情。这样,西京城内,卖这种药物的铺子想来也不多。为还柳二小姐一个清白,本宫现在便遣人去各大铺子里问,看看柳二小姐是否曾购入过这给牲畜催肥的药。若真是误会一场,本宫便亲自给柳二小姐赔礼道歉。”

    柳茹韵登时汗如雨下,慌得六神无主,下意识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李婕妤和宁子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怎么办!先前柳茹韵听了她娘亲的话,打算对柳离下黑手,所以确确实实买了那催肥的药物。

    若施贵妃真有心去查,那她肯定瞒不过去,到时便怎么洗也洗不清了!

    “娘娘,淳宁郡主求见。”

    宫女附耳到施贵妃耳边,令她略一挑眉。这小郡主消息倒是灵通,这便摸过来了。

    施贵妃稍一思索,点了头,宫女便去传柳离了。

    ※※※※※※※※※※※※※※※※※※※※

    系统:哦豁,被天命之女发现了该怎么办呢,在线等,急TvT

    一则小通知:明天上夹子,中午不更新,改为晚上9点=w=

    后天恢复12点~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