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二十九章 艳羡

第二十九章 艳羡

    柳离一进来, 便看见宁子纯满腔怨恨地站在一旁,一个陌生的身影和柳茹韵一同跪在地上。

    她开启系统面板查看了一下,这人是八公主的母妃李婕妤;顺便还收集了一波大家对自己的好感度。

    宁子纯0,宁子灵10, 施贵妃10, 李婕妤-30, 柳茹韵-100。

    柳离感觉有点不对。柳茹韵就算了, 这李婕妤第一次见自己, 哪来的负好感度?

    就连和她有过几次不愉快的宁子纯好感度都是0,况且李婕妤还推着宁子纯来结交柳离, 怎的本人却如此厌恶她。

    反正总归是个炮灰角色,也不重要,柳离将目光移开, 朝着众人施了一礼:“见过贵妃娘娘,五殿下, 八殿下。”

    九嫔以上才需她行礼,而李婕妤位分不够,可以不用见礼。

    “淳宁郡主。”宫女为施贵妃倒了杯茶,她笑着看向柳离, “什么风把你吹来我这儿啦?”

    柳离道:“回娘娘,臣女听闻家妹犯了事, 心中担忧得紧, 赶忙过来看看。”

    施贵妃不置可否:“你们倒是姐妹情深。”

    柳离忙道:“同出自楚国公府, 家妹惹了什么事, 臣女这个做长姐的, 自然也免不得要操心几分。”

    话里话外, 将柳茹韵跟她的关系瞥得很开。

    施贵妃入宫前亦是家中嫡女, 对嫡庶之间的门道一清二楚,见柳离不是前来要人的,便也缓和了神色,道:“八殿下,你何不给郡主复述一番,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家母妃还跪在这里,宁子纯再不愿意也得照做,摆了副臭脸,飞快地给柳离讲了一遍事情的经过。

    催肥药?柳离讶然地看了柳茹韵单薄的背影一眼,这小姑娘怕是没这个胆子吧。

    “这……”她沉吟道,“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家妹和五公主,似乎并不相识啊。”

    柳茹韵这个小烦人精总没事找事,柳离并不想帮她开脱,但此事如果一旦坐实,她可就要让整个楚国公府背上谋害皇嗣的罪名了。

    “是啊。”宁子纯不甘道,“贵妃娘娘明察,柳二小姐是我的伴读,和五姐姐平日里毫无交集,怎会下毒害她呢?”

    施贵妃冷笑不语,宁子灵嘲讽道:“是啊,柳二小姐和本殿下唯一的交集,便是八妹妹你了。”

    宁子纯勃然变色:“你——!”

    话里话外,竟是暗示是宁子纯指使的!

    五公主和八公主素来不和,如今八公主的伴读有朝五公主投毒的嫌疑,在施贵妃眼里,李婕妤和宁子纯首当其冲,脱不了干系。

    而李婕妤和宁子纯母女对此很是抵触,只觉着施贵妃想借机拿她们母女俩开刀。

    “娘娘、殿下,别急。”柳离见气氛逐渐变得僵硬,打了个圆场,“既已遣人去查了,且先等等吧。”

    柳茹韵一直跪在堂前,垂头不语,听着柳离来了,更加不愿意抬头。

    就在这时,她忽然想通了什么。

    先前,柳茹韵买通了蓬莱宫的宫女给柳离下药。可之后她便一直联系不上那宫女,听人说才知道是死了!

    再看柳离如今一切如常,柳茹韵有了个猜想——难道是柳离识破了她的伎俩,又反过来陷害她?!

    柳茹韵越想越觉得心惊肉跳,柳离怎么会如此狠毒,这是要让她被贵妃娘娘赐刑啊!

    她悄悄地从底下往后瞥柳离,只能看见绣着蛟的裙边,但仍能看出全无臃肿发胖的痕迹。

    那药见效极快,可柳离却一点事也没有!

    她蓦地回头,一心只盘算着,如何在贵妃面前把柳离拉下水。

    柳离被这目光吓了一跳,刚皱起眉头,便见柳茹韵直接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柳离:……?

    小丫头片子劲儿还挺大,柳离一时挣扎不开。宁子灵见状,呵斥道:“柳二小姐这是做什么,成何体统!”

    施贵妃亦是蹙起眉头。

    不论怎样,柳茹韵就是不松手,这番话没过脑子,便转头朝贵妃和宁子灵流利地喊了出来:“娘娘,殿下,茹韵指天发誓,从没有谋害五殿下,可去查我长姐!她一向处处妒忌我,此次说不准也是她陷害于我!”

    柳离:……就离谱。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柳茹韵当着娘娘的面也敢乱说话,实在是丢人现眼。

    给了施贵妃和宁子灵一个抱歉的眼神,柳离任凭柳茹韵缠着自己的腿,轻声问:“我嫉妒你什么?”

    柳茹韵一时失语。

    “妒你不是郡主,妒你没分寸,妒你细胳膊细腿的,一撅就折?”

    “噗……”

    宁子灵忍俊不禁,被施贵妃嘴角噙笑地瞥了一眼。

    柳茹韵哪里受过这样的人身攻击,还想再尖利地叫几声,便见柳离的指节在眼前无限放大,随即便是脑袋一痛。

    “咚”一声,柳茹韵眼前发黑,无力地松开手,倒了下来。

    柳离的小拳拳已然相当纯熟,力度刚好,绝不多伤人一分,礼貌收手,又朝几位行了个礼:“家妹胡言乱语,让几位娘娘和殿下见笑了。人就留在这,任凭贵妃娘娘发落,淳宁就先告辞了。”

    宁子纯和李婕妤都看得满眼惊惧,仿佛柳离的拳头是吃人的怪物一样;而施贵妃母女就淡定多了。

    宁子灵甚至两眼放光,很是崇拜艳羡的模样。

    *

    柳离想,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本来还想着为了国公府的面子捞柳茹韵一把,结果居然被她反咬一口,看来做人还是不能太圣母。

    欲儿在殿门口等她,在回去的路上,柳离和她讲了这事,欲儿义愤填膺地骂道:“这柳茹韵真是恬不知耻!竟然有胆子攀咬郡主,这样胡说话的人,是要、是要下拔舌地狱的!”

    “没事。”柳离倒是反过来安慰欲儿,“以后你们也注意点,她的事,咱一概不管。”

    “嗯!”欲儿还是很气,绞尽脑汁搜刮着骂人的话,“这柳茹韵真是狼心狗肺……”

    “郡主!”

    忽而,柳离被一只手拍了下肩膀,回头一看,竟然是气喘吁吁的宁子灵。

    前面这两人实在走得太快,宁子灵几乎是跑着才追上,努力平稳气息,面上尽是赞赏:“郡主不仅天生神力,走得还这么快,真是女中豪杰。”

    “那可不,我们郡主……”欲儿还沉浸在方才的情绪当中,也没发觉突然有人插话,过了片刻,才看清面前的人是谁,赶忙行礼,“见过五殿下。”

    宁子灵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脸很面熟:“这不是那剥虾的丫头么。”

    欲儿没想到宁子灵还记得自己,磕磕巴巴道:“殿下恕罪,上、上次没给您剥上虾……”

    柳离示意欲儿稍安勿躁,低头看了眼宁子灵仍然放在自己肩头的手,道:“五殿下找我?”

    宁子灵似乎并没觉得一直搭着柳离的肩膀有什么不妥的,只是颇兴奋地顺势凑近,低声道:“郡主方才真是好身手,出拳又狠又准,可是习过武?”

    这就触及到柳离的知识盲区了,她还真不知道原主从前的情况,好在欲儿机智地答了上来:“回殿下,我们郡主从前在国公府时,因着兴趣,曾请过师父来教,也算习过几个月吧。”

    宁子灵此时看柳离非常顺眼,所以也没在意欲儿擅自插嘴,闻言更振奋了:“郡主只习了几个月?那真是天赋惊人。”

    柳离哪里还看不出她对习武一事的热衷,笑道:“莫非,五殿下对此也有涉猎?”

    宁子灵的表情却有些黯然:“郡主有所不知……”

    随后便讲述了自己的心结。

    在大宁,虽说皇子公主都可继承帝位,但这制度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平等。皇子可以每日于校场习武,去或不去,纯属自愿;可公主却完全没有去校场的资格。

    而宁子灵从小对读书、做文章便不感兴趣,倒是热衷于舞刀弄枪。她前些年去求了嘉成帝,允她破格去校场,却被嘉成帝当场责骂了一通,斥她异想天开,于理不合。

    再后来,施贵妃怕宁子灵一意孤行,招了嘉成帝厌恶,便不让她再提此事了,更是不许她私下偷偷习武。

    可宁子灵的内心从未放弃过内心的渴望,方才在蓬莱宫看到柳离便很是激动,此时听闻楚国公还专门给她请了师父来教,更是羡慕极了。

    “……我也不晓得为什么突然跑来和郡主说这些。”宁子灵苦笑道,发觉自己着实头脑发热,一股脑便倾诉了出来,“唐突了,郡主莫怪。”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系统的消息来了。

    “【系统提示】您已触发支线任务——心愿·宁子灵,请问是否开启?”

    柳离见此,有些犹豫。

    说实话,她还是挺为面前少女感到心酸的,狗皇帝不当人,学个武都不让人家学。

    问题是,宝安的那条支线还差最后一个环节没完成——逃离皇宫(0/0)。这不是个轻松的目标,肯定要花去柳离很多精力,她不确定自己还有空帮助宁子灵。

    再者,她现在是宁子笙阵营的人,帮助五公主也不知道会引发什么蝴蝶效应。

    该不该接下呢……

    她没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刚巧路过,瞧见这边,还好奇地望了一眼。

    咦,那不是淳宁郡主么?旁边的那是五公主?

    小瑞踮起脚尖,眯眼望去,只见她们两人站在一起,颇亲密地靠着说话,氛围融洽极了。

    她刚给楚采女煎好药,着急回去,也没有时间多留,把这事暗自记下后,便匆匆忙忙走了。

    ※※※※※※※※※※※※※※※※※※※※

    看s10比赛看得完全无法码字,还好俺有存稿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