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三十七章 烛影

第三十七章 烛影

    这句话从面容冷若冰霜的少女嘴里说出来, 本该是别有一番滋味,至少也能让人稍稍怔住。

    可柳·不解风情·离则不然,她只是挠头道:“殿下,别这么小气呀。这宫里这么多人, 难道我跟谁稍稍来往, 你都要不高兴?那干脆整日都不用干别的, 净纠结这些事了。这样白闹得你心里不愉快, 没有必要。”

    现在俩人已经很熟了, 没必要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宁子笙这毛病也该改改, 不然影响以后的人际交往和身心健康,柳离想。

    宁子笙听着她说了一大段话,转过头去, 又低下身子拣了颗小石子,把玩了半天, 闷闷地道了一声:“哦。”

    听着孩子那委屈的语气,柳离瞬间觉得自己话说重了,叹了口气,起身将身旁地上仅剩的一朵小花折下, 靠近了宁子笙。

    “好了,我就那么一说, 别不开心。”

    少女温热的躯体靠近, 将秋日残留的最后一抹鲜艳轻巧地别在了她耳旁的发上, 随即满意地摸了摸宁子笙的脑袋。

    “我们九殿下人生得好看, 随便配朵花儿都好看。”

    宁子笙僵硬地没有回头, 任凭柳离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 听着她随口说出的话, 忽然很不解。

    明明被她好生责怪了一通,却怎样都生气不起来;明知道她现在只是打一棒子后再给的甜枣,却还是心里甜丝丝的,无法自抑。

    宁子笙听见自己轻声道了句:“别叫我殿下了。”

    先前明明叫过名字的,为什么不知不觉又变回了殿下。

    听起来好生疏。

    “哦。”

    柳离清了清嗓子,知道宁子笙是想听自己叫名字,却坏心眼地没顺她的意思,眼珠转了一转,将下巴搭在宁子笙的头顶上:“小九妹妹。”

    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被柳离从背后抱着,拢入怀里,让宁子笙想起了在冬日的清晨醒来时,包裹着周身的是最最柔软且温暖的被褥,让人很有安全感。

    尽管如此,这称呼可没让她满意,九殿下的自尊心并不允许柳离这么说:“乱叫,你我明明同岁。”

    柳离心说我怎么可能承认跟你这个小孩儿是同龄人呢,笑眯眯道:“同年出生怎么了?不管晚几天、几个月,只要生得晚些,都算是妹妹,不是吗?”

    湖面映出两人的身影,柳离还将水当镜,挽了挽垂落下来的头发,眉眼弯弯。

    “我都叫你小九妹妹了,你呢,还叫我郡主?不叫声好听的?”

    她对着湖水,又将宁子笙头上的花儿拨了拨。

    十几岁的少女,正是出水芙蓉的年纪,花簪于发上,却不如她的唇色鲜艳。

    可谓是人比花娇。

    宁子笙甫一垂眸,便能看到柳离白皙的手腕正时不时蹭着她的脖颈。她是极怕痒的,现下那处皮肤也感到酥麻极了,可就是不想推开柳离。

    “……叫什么?”

    “你说呢?小九儿。”柳离懒洋洋地看着天边鸟儿自由自在地飞过,口头上放肆地调戏着宁子笙,“你是小九妹妹,那我是什么?”

    宁子笙不说话了。

    “哟。”柳离从水中倒影里看不出她的表情有什么异常,手摸了摸宁子笙的脸颊,触手便是一阵滚烫,“害羞了?”

    “……”宁子笙只想狠狠把柳离那张嘴堵上,这个人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

    偏生她又贪恋极了此刻的氛围,生怕自己一闹脾气,便会将其毁了个干净。

    不就是叫声姐姐吗?这有何难。

    “淳宁……”

    实践时才知道有多困难,那两个字明明都已到了嘴边,却就是无法说出来。

    柳离知道宁子笙是个骄傲的崽,也没想着硬逼她叫出来:“好了,逗你玩的。”

    宁子笙闻言松了口气,却又有些怅然若失。

    柳离心念一转,便将系统面板切出来,觉得有点奇怪。宁子笙的好感度怎么好久都没动过了,稳稳的85已然持续了好几个月。

    莫非在宁子笙心里,普通的君子之交最多只能到这个程度?

    *

    当夜,嘉成帝翻了陈美人的牌子。

    从近日的事情看来,江家竟有想和施贵妃化干戈为玉帛的端倪,嘉成帝自然不能坐看其发生。于是,在他有意无意的放任之下,这两方的矛盾更加激烈。

    他们闹得越欢,嘉成帝的位子坐得也就越稳,所以江世子和宁子灵之间的纠葛并不急着处理,拖就行了。

    只有让这两方之间有永久的芥蒂,才能避免他们成为一条船上的蚂蚱。

    陈美人是十五皇子的生母,双十年华,活泼可爱。嘉成帝已经受够了江皇后的端庄自持和施贵妃的娇蛮,只想在温柔乡里休息休息。

    皇帝召幸妃子,其过程自然不必多说。

    可正当烛影摇晃,芙蓉帐暖之时,嘉成帝惊恐地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怎么回事!

    他下意识将陈美人推开,可此种异样怎么能瞒得过身旁之人,陈美人脸上满是来不及收回去的震惊。

    圣上正当壮年,怎么会?!

    守夜的太监在外面没站一会,便听嘉成帝沉声道:“来人,将陈美人送回去。”

    几位太监面面相觑,心道莫非是陈美人惹了圣上不高兴?

    陈美人离开后,嘉成帝独自呆了许久,心中的恐惧几乎要将他吞没。他不知道自己中了药,满腔对自己的怀疑。

    以及——他早就图谋着临幸宝安,现在这样,可怎么得了?!

    这夜嘉成帝是独自入眠的,梦里,他见到了宝安和柳离。母女两人关系融洽,执手相伴,言笑晏晏,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两人的背影,无能狂怒。

    尤其是柳离还扭过头来,丢下一句话。

    仅有两字,却让他不禁跌坐在地。

    梦中话音未落,嘉成帝便猛然惊醒,满脑子都是柳离那日在御湖边留下的话,和梦里所闻尽数重叠在一起,不绝于耳,侵蚀着他仅存的防线。

    “就这?”

    “就这?”

    嘉成帝仓皇失措地再次叫了人:“快,给朕传太医,隐秘点,不许教任何人知道!”

    *

    宫里的消息传得迅速,很快众人皆知陈美人一夜失宠。她是嘉成帝继位后进冷宫的第一位宫妃,自然让人议论纷纷。

    这陈美人平时是很得嘉成帝欢心的,还育有十五皇子,究竟犯了什么大错,让嘉成帝一夜将她贬入冷宫?

    十五皇子当日来了国子学,却红着眼睛在外头跟人吵了起来。

    “我母妃没有犯事!”

    几个同龄的皇子依旧不屑地指指点点着:“都被父皇打入冷宫了还嘴硬,啧啧。”

    “你阿娘犯了事,就是罪人,你也是罪人之子,哈哈!”

    “罪人之子,罪人之子!”

    都是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本该是童真的年纪,却能肆无忌惮地说出如此恶毒的话。都说童言无忌,可有些时候,小孩子说的话却最往心眼子里戳。

    十五皇子已经憋不住眼泪,颤着声喊了一句:“不许你们说我母妃!”

    眼看这几个小孩就要打起来,却见一人挡在十五皇子面前,将那几个熊孩子轻轻推开。

    “干什么呢?”柳离回头摸了摸十五皇子的头。

    没过一会儿授讲就要开始了,要是这会儿打起来,怕是全都得受罚。

    她比这几个小豆丁高不少,一下子用眼神和身高震慑了他们,登时就不敢再造次,灰溜溜地走开了。

    “好了。”柳离蹲下,拿出帕子给十五皇子擦了擦小脸蛋,看着小孩肩膀一抽一抽的样子,有点心疼,“别哭了。给别人看到,多丢人。”

    十五皇子才不到五岁,白白受了这份委屈,自然眼泪流个不停:“郡主姐姐,他们都说我母妃是罪人,可我母妃是好人,不是那样的。昨天晚上母妃回来的时候,我醒了,她一直在说什么……父皇不举。虽然没听懂,我还是感觉到要出事了。”

    “嘘。”柳离连忙警戒地捂住他的嘴,好在周围人都走光了,没人听见,“你没跟别人说吧?”

    她今早听说的时候,就隐隐约约猜到了原因,却没想到这么快在十五皇子口中确认了。

    归根结底,陈美人是间接被柳离害了,让她的心头不禁又多了一丝负罪感。

    可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就是这样,若柳离不按照系统给的方向走下去,今日倒霉的就是她和宝安。

    她明白这点,却无能为力。

    “没。”十五皇子惶恐地摇头。

    “嗯,乖孩子,别跟任何人讲,否则会有杀身之祸。听姐姐的话,知道了吗?”柳离帮他把脸擦干净,叮嘱了道,“好了,授讲快开始了,你也不想让太傅看到你哭哭啼啼的样子吧?成何体统。”

    十五皇子毕竟也是从小受到皇家教育的,很快便止住了哭泣,瓮声瓮气地朝柳离大声道:“谢谢郡主姐姐。”

    送走了十五皇子,柳离转头便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拎着书袋,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柳离对宁子笙的这种别扭情绪已经很熟悉了,顿时有些头痛,想着刚哄完十五皇子,该不会又要哄九殿下了吧?

    却没成想九殿下抿着唇,微微歪过了头。

    柳离立即看见了她脸颊上沾着嫣红的水珠,像是花瓣揉碎后淌出的汁液,不知是怎么弄上去的。

    “我的脸也脏了。”

    宁子笙的左手攥得紧紧的,没人能看见里面是一团不知从哪弄来的花瓣,将整个手心都染得通红。

    几乎没怎么张口,这些话就这样一字一字从她的唇齿中生生挤了出来。

    “不帮我擦擦吗?淳、宁、姐、姐。”

    ※※※※※※※※※※※※※※※※※※※※

    小宁:请大家珍惜我还会红着脸叫姐姐的纯情时光 ̄へ ̄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