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三十八章 大寒

第三十八章 大寒

    柳离对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 笑了:“怎么搞的?”

    又不是三四岁的小孩儿了,玩什么还能弄到脸上去?

    宁子笙抿唇不语,柳离心下觉得可爱极了,对她勾勾手指头:“过来。”

    这副对待小狗狗的模样让宁子笙瞬间黑了脸, 虽然脸上是明显的抗拒, 脚下却半点也没停, 走到了柳离的身前。

    柳离拿了另一条手帕, 轻柔为她把脸上的东西拭干净。花汁染在帕子上是淡粉的颜色, 恰如少女懵懂的心事。

    “好了。”

    柳离把帕子收起来的功夫,宁子笙已然撇下她走远了。

    偏生柳离这时才回味过来哪里不对劲, 眼睛瞪得就像两颗圆润的黑曜石:“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宁子笙头也没回,走得更快了, 似是根本不想承认刚才发生的种种。

    柳离不由得露出了属于老母亲的慈爱笑容。

    有的小妹妹就是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同岁不算妹妹, 实际上还不是叫姐姐叫得可甜了。

    *

    嘉成帝看着面前递上来的数封折子,面色铁青。

    楚国公和数位同僚同时上奏,说宝安郡主如今身体已大好,望陛下允两位郡主回府修养, 一家团圆。

    楚国公在折子中言之凿凿,大义凛然, 字里行间尽是对妻女的思念, 十分诚恳。

    可归根结底, 在嘉成帝眼里也就两个字:放人。

    那天嘉成帝气得饭都没怎么用便摔了筷子, 弄得底下人心惶惶, 不知道圣上怎么火气这么大, 不就是看了几封折子吗?

    唯独近身的太监和太医知道, 圣上正当壮年,近日却在床笫之间力不从心,自然情绪不好。

    传了两三个太医都没有诊治出任何结果,只说可能是吃坏了东西,暂且给他开了补药先调养着,但嘉成帝吃了数日,仍是没有任何用处。

    出了这档子事,嘉成帝自然不敢再召幸任何嫔妃,唯一知情的陈美人也被他早早打入冷宫。

    其他嫔妃他倒是不甚在意,唯一记挂着的,就是宝安。

    宝安的性子,嘉成帝最清楚。若两人真的发生了点什么,宝安是绝无颜回国公府的,可坏就坏在他此时无法对宝安做任何事!

    恰逢楚国公上奏,若他不允,便是有违纲常;若他允了,又心有不甘。

    嘉成帝何曾陷入过这么窝囊的境地,心中恨不得把楚国公打成筛子,只得一拖再拖。

    楚国公和一干同僚也没罢休,折子一封接着一封,很快就堆满了嘉成帝的御案。

    嘉成帝太阳穴突突地跳,在这些人的步步紧逼之下,怒不可遏。

    *

    冬去春来之时,一道旨意传到了蓬莱宫。

    宝安的身子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面颊也红润了起来,接到这道旨意之时,手抖了一下,险些将手中的茶杯摔个粉碎。

    “什么?”

    嘉成帝终是退让了,允宝安回楚国公府,不日便启程。

    只是,嘉成帝扣下了柳离,说他待淳宁郡主如亲女,感情甚笃,想将她留在宫中。

    宝安郡主爱女如命,当即就要去找嘉成帝说个明白,却被柳离拉住,摇摇头示意她没事。

    这点她早就料到了,嘉成帝不可能轻易放手,就算到了今日这种局面,也要留下宝安的把柄。而且,若是柳离回了楚国公府,就和主线剧情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系统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

    “【系统提示】任务进度:(逃离皇宫1/1)。恭喜您成功完成支线任务三角恋·宁柔,获得成就【妈妈的好大儿】。支线的完整通关奖励已经下发给您,请查收哦亲亲。”

    柳离盯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抬头又看了看面前的系统面板,确认了好几遍,自己没有得到任何东西,不论是实物还是虚拟物品,和前面几次完全不一样。

    “所以奖励到底是什么?”她问。

    可不论柳离怎么问,系统就只有那翻来覆去的一句话:

    “已经下发给您了,请查收哦,亲亲。”

    柳离面无表情地在面板上找了半天的投诉按钮,流畅地写上了几行字。

    “系统是复读机,建议改进呢,亲亲。”

    *

    宝安离宫的那一日,恰是大寒,也是宁子笙的生辰。

    柳离起了个大早送她出宫,在清晨的寒风中,依依惜别。

    宝安泪如雨下,从马车的窗子中伸出手,抓着柳离的袖子,哑声道:“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千万别让……”

    “那肯定的,阿娘。”柳离已经安慰了她无数遍,也不差这一次,“你就放心吧,没人能动得了我。”

    妈妈在临行前总是有许许多多东西要叮嘱的,柳离听着宝安的絮叨,在风中被吹得凌乱,点头如捣蒜:“嗯嗯好的阿娘知道了。”

    宝安总算放开了手:“我说的都记住了吗?重复一遍。”

    “嗯嗯。多穿衣服多吃饭,每月至少写两封信……”

    看着侍卫终于驾车远去,柳离松了口气,一旁的娇儿连忙帮她别了下头发:“郡主,咱们回宫吧,欲儿差不多从五殿下那边将弓取回来了。”

    “嗯。”

    时隔这么些日子,柳离通过宁子灵联系上的那家兵器铺子已经完工了。

    由于宁子灵豪爽地将其算在了自己的账上,兵器铺子也是如常将东西交给了五公主的人带进宫。

    烟萝殿内,欲儿将一个包裹稳稳放在了案上,生怕自己的手不听使唤,一不小心就将里面的东西弄坏。

    自家郡主回来时,欲儿已经把它稍稍拆开,露出里面东西的一角,供柳离好好观赏。

    弓弦有韧性,弓身的颜色漂亮极了,却不张扬,不错。

    “回来得挺快。”柳离还记着她和宁子灵先前的事。现在宁子灵还被禁足,也不知道会不会情绪暴躁,冲欲儿发火,“五殿下没为难你吧?”

    欲儿垂眸,摇了摇头:“没有,五殿下赏了奴婢东西。”

    柳离:?你脸红什么?

    欲儿抿着嘴回想,方才在五公主那里取东西时,宁子灵看到是她来了,说什么都要赏她东西,即便欲儿婉拒了好几次,宁子灵还是让侍女塞给了她。

    欲儿当即便将那鼓鼓囊囊的小荷包拿出来,当着柳离和娇儿的面打开。

    柳离好奇宁子灵会赏些什么,凑近一看,发现里面全是银子,约莫有个十两。

    好家伙,财大气粗啊。

    欲儿吓了一跳:“郡主,这……奴婢不敢拿,要还回去吗?”

    “五殿下赏你的,还回去岂不是折了人家面子?你就好好拿着吧。”

    娇儿看得眼热,恳切道:“郡主,下次换娇儿去呗。”

    柳离登时就不乐意了:“本郡主又没短你吃穿,怎么,嫌月俸少啊?”

    主仆两人在那边说笑斗嘴,欲儿拢了荷包进怀,对于这笔“天降横彩”,只觉得心中很是别扭。

    赏银子是什么意思……

    今日国子学休沐,柳离瞅着刚好得空给宁子笙过生辰。但她起得太早,现下还有点困,不想到时候睡眼惺忪地见人,于是决定补个觉。

    “娇儿,你先把这个送九殿下那里去。”柳离躺在榻上吩咐,“不是想要赏钱吗?去,管九殿下要去。”

    娇儿身子缩了缩。她可是把九殿下推下水过,经过柳离的教导,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九殿下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已经万幸了,她怎么还有胆子跟人家要赏钱?

    更何况,娇儿心里嘀咕,九殿下和楚采女那么不受宠,肯定不如五殿下出手大方。

    但郡主之命不可违,娇儿还是拿着那柄弓,披了斗篷,往碧玉殿去了。

    那厢楚燕吃了药刚睡下,宁子笙望着面前那碗长寿面,没动筷子。

    “吃啊,殿下。”小瑞满眼期待,这可是她亲手在御膳房做的。虽是第一次下厨,但她十分有信心。

    宁子笙闻着这味儿就不对劲,但看着小瑞眼巴巴的模样,眉头一皱,还是夹起一筷子,吃了下去。

    “殿下,生辰快乐!”

    小瑞满脸欢喜地鼓起了掌,宁子笙艰难地将长寿面咽了下去:“明年别做了。”

    “为什么?”小瑞不解,“不好吃吗?”

    宁子笙不语,搁了筷子。岂止是不好吃的问题,但凡她身体弱一些,就要生日变忌日了。

    “哎,殿下刚吃了面,快许个生辰愿望。”小瑞很兴奋,“肯定能实现的。”

    宁子笙对这些东西一向是可有可无的态度,只是看小瑞这么激动,便阖上双眼,在脑海中默念自己新一岁的愿望。

    可甫一思索,她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似乎没什么想要的。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

    小瑞给娇儿开门的时候,见她手上拿着东西,疑道:“娇儿,这是?”

    “这是我们郡主给九殿下的生日贺礼。她有些困,还在小憩,晚些来亲自拜访殿下。”娇儿道,“快拿进去吧。”

    小瑞“噢”了一声:“这是什么东西呀?”

    娇儿想着自家郡主花了那么多心思,不好好炫耀一番怎么行呢:“这是我们郡主专门找了西京城中顶好的兵器铺子,特意为殿下定做的弓。从几个月前就在忙活了,上心得很呢。”

    小瑞闻言,瞬间觉得压在手上的东西沉甸甸的,没敢拆开,就这么对着布包端详了半晌:“郡主还特意出宫找铺子了吗?真是费心了。”

    “那倒也不是。”娇儿说,“这铺子只接待熟客,郡主还是靠着五殿下牵线搭桥,才联系上的呢。”

    小瑞惊讶道:“原来是托了五殿下的情面。”

    娇儿点头:“是啊。五殿下对我们郡主可好了。今早。欲儿去她那里拿弓的时候,五殿下直接赏了十两银子,真真是出手大方。你日后遇到五殿下,嘴甜点,说不定她大手一挥,也给你不少赏银。”

    两人在门口说着,却听里面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小瑞,把东西拿进来,让娇儿姑娘稍等片刻。”

    小瑞领命进了里间,却见宁子笙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将一个荷包扔在桌上:“拿去,赏她。”

    “啊?”她们殿里的银钱用度,小瑞是一清二楚的,“殿下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瞧着得有十几两了吧。”

    “赏就是了。”宁子笙语气生硬。

    小瑞震惊了,心想殿下何时如此败家了?只得放下弓,又出去将赏钱递给了娇儿。

    娇儿没想到真能拿到上前,登时欢天喜地,喜不自胜,对宁子笙那叫一个千恩万谢,嘴甜地在外面说了数十句好话,方才神采奕奕地离开。

    里间,宁子笙的指尖划过弓身。从质感、颜色到样式,都是她所喜欢的。

    听到柳离对她的生辰礼物如此上心,她自然是说不出的愉悦。可一想到柳离为此去求了宁子灵帮忙,宁子笙就莫名有些心烦。

    她试着挽弓拉弦,对准窗外的方向,忽然看到了飘落的一片片晶莹剔透。

    下雪了。

    方才那小侍女说,柳离如今还在午睡,但宁子笙看到这副景象,只想把她叫醒,让她也一起看看。

    *

    “娇儿!”

    回去的路上,娇儿碰到了一位小太监。

    对方也不顾雪越下越大,落了满头,一看到她便期盼地迎了上来,满脸雀跃,递了什么东西过去。

    “这是你喜欢吃的点心,我买来送你。”

    娇儿对此有些感到困扰,但又不忍心出言伤害面前的人,所以只是将那东西推回去:“对不起,不必了。”

    那小太监眼中的光瞬间熄灭了,嗫嚅着说:“你果真……没有半分喜欢我么?”

    娇儿沉默不语。

    喜欢?

    宁子笙听到这话的时候,稍稍怔忡了一下。

    她靠着不知哪座宫殿的墙,抬头看到了墨色的屋檐。檐外的雪花有的抱成团,有的零零落落,却又转瞬纷纷扬扬地撒下,未若柳絮因风起。

    宁子笙想,那两人的事情明明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为何她听了,会不由自主地心中一颤?

    喜欢?

    她伸出手去,任凭指尖被落下的雪水冻得冰冰凉凉,脑中一遍遍梳理着纷乱的思绪,却还是不明所以。

    也不知就这样愣愣地在檐下站了多久,久到宁子笙的双腿都有些发麻,她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一个熟悉却又百听不厌的声音蓦地传来。

    “小九儿,生辰快乐。在这儿站着做什么?”

    是柳离。

    她午睡起来了,便想着来找宁子笙,却远远看到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

    宁子笙没说话,只是在转头看见少女被冻得通红的面容时,似乎知晓了方才盘桓心头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喜欢?

    柳离?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柳离含羞带怯地说“我同殿下的情意”时?还是当她知道,柳离“因她不嫁”时?

    又或者,是余温尚在的拉钩许诺那日。

    宁子笙不知道。她只知道,方才默默念了数遍的几个看似毫无关系的词,是可以连起来的。

    喜欢,柳离。

    她喜欢柳离。

    “怎么不说话?”

    柳离的手指戳了戳她的脸蛋,随即微微皱眉,看着宁子笙七上八下的好感度,不知道这孩子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呢。

    85、100、500、0、-500……

    这次的数值浮动太过剧烈,短短一秒钟之内就能变个五六次,着实晃晕了柳离的眼,让她不禁开始期待这次究竟能涨多少。

    数字最终落在了99上,仍是君子之交的程度。虽算是意料之中,柳离还是略微有点失望。这么大动静,结果才涨了14点。

    可柳离没注意到的是,几行不起眼的提示悄然在角落里划过。

    “【报错】检测到好感度系统存在bug,目标人物有欺骗系统的可能性,请技术部门尽快处理。”

    而系统面板的背面,则写着另一行几乎淡得看不见的小字,谁也没能瞧见。

    “宁子笙好感度:230(伺机而动)。”

    ※※※※※※※※※※※※※※※※※※※※

    =w=卷一完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