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四十九章 初雪

第四十九章 初雪

    柳离在床上躺了一天, 身子还是不太爽利,实在没忍住叫了艳儿进来给捏捏腰。

    “嘶……”

    艳儿的手劲还是一如既往老道,只是柳离头一次有这么酸爽的感觉,狠狠抽了一口气的同时, 再次在心中怒骂宁子笙。

    狗殿下, 狗女人, 狗东西。

    “郡主。”艳儿见她吃痛, 心下担忧。刚想问这是怎么搞的, 又想起柳离白天抗拒的反应,怕她生气, 又将满腹疑问憋了回去,“您……”

    柳离怎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说实话的, 直接避而不谈又显得欲盖弥彰,只得编了个谎:“昨天九殿下喝多了, 直接把我推得摔了一下,磕桌子上了。”

    “啊?”艳儿吓了一跳,按摩的手也停了,立即想为柳离检查一下, “您没事吧?要不要传太医?”

    怪不得郡主突然这么不待见九殿下呢,原来是酒后失仪, 闹了点小矛盾。

    “……不必。”柳离咬牙切齿道, “过两天就好了。”

    艳儿犹豫道:“那, 总归还是得找些外伤药来, 给您涂点。”

    柳离想想也行, 有了药说不定能少遭点罪:“行, 你放着吧, 我晚点自己上。”

    身上的痕迹还没消,若让艳儿瞧见,她这主子的脸可没地儿搁。

    日暮时分,柳离因一直维持一个姿势躺着,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直至子时方才醒转。

    还是被一阵香味给闹醒的。

    她这一天拢共只吃了一顿饭,此时自然饿得前胸贴后背,闻得屋内散着淡淡小米粥的清香,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只觉腹中一阵饥饿。

    睁眼时,屋内仍是一片漆黑,未见点灯,也未见外面有光。瞧着时辰,她以为是侍女特意准备的夜宵,味道从外头飘了进来。

    “滴儿。”一向是由滴儿负责膳食的,柳离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张口唤她的名字,“有夜宵就拿进来,我饿了。”

    却半天没听到动静。

    “滴儿?人呢?艳儿?娇儿?欲儿?”

    她将侍女们挨个叫了个遍,却也没人理会,不禁奇怪这几个人干嘛去了。

    按平日里的规矩,此时至少会留一人给她守夜才对。而娇艳欲滴都是懂事的小妹妹,不会擅离职守。

    这时,柳离的双眼逐渐适应了黑暗,她稍一侧目,便看到寝殿西侧本该关着的那扇窗户朝外大开着,冷风簌簌地往里灌。

    这窗子要从里面才能往外推开。大冬天的,侍女又怎会在她睡觉时故意将窗打开?

    只见一个黑影正坐在宽大的窗沿上,双脚偶尔微不可查地晃动两下,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啊——”

    柳离捂着胸口惨叫了一声。大半夜的看到这一幕,惊恐程度不亚于见了鬼,着实有点瘆得慌。

    这里的隔音并不算好,她动静都这么大了,却还是不见娇艳欲滴其中任何一个人进来。怪异之处,自不必说。

    “怎么胆子这么小。”

    那人轻轻一跃,跳下窗台。

    看见这人接近自己,柳离心脏都差点骤停了,好在听出了这熟悉的声音,迟疑道:“宁子笙?”

    一日不见的小九殿下,此时正将精巧的小食盒放在桌上:“不是饿了?吃吧。”

    柳离下意识地裹紧了被褥,虽然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似乎有了这层保护,心理上就能完全抵御宁子笙一样:“你干什么?你把娇艳欲滴几个打晕了?”

    否则她们不会直到现在还没出现。

    闻言,宁子笙落手的力道忽然重了些,食盒的底部同桌子碰撞出重重的一声响,没有回答,而是将话题引到了别处。

    “你不想见我,叫她们拦我。”

    “……是。”

    借着淡得似有若无的一缕月光,柳离本可以看清宁子笙精致却冷漠的脸,却别开了头,莫名就是不想和她对视。

    “我是不想见你,你走吧。”

    宁子笙怎么会感觉不到,只不过一日光景,面前人的态度便转了个大弯。白日里不见她也就罢了,此刻甚至如此直白地请她离开。

    这样的疏离,并不好受。

    “为什么?”

    她还敢问自己为什么?柳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宁子笙心里怎么会这么没有数,转头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你忘记了吗?”

    这种近乎质问的口吻让宁子笙微微怔住,即便就站在风口的位置,被吹得遍体发寒,也仍然直直愣在原地,没有闪躲。

    “我没忘。”

    她说:“我将你拉到了床上,然后……”

    “够了!”柳离不想再回忆一遍细节,恼怒不已,“宁子笙,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吗。”

    话一出口,她看着宁子笙似乎因受伤而有些局促地低下了头,心下的烦躁更上一层。

    ……不光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还因为她口不择言,把话说重了。

    是柳离自己贪图系统的“奖励”,故意将宁子笙灌醉,又主动把人扶上了床。

    没人能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论责任,柳离自己至少要负个七八成,又怎能将此事尽数归咎到宁子笙身上。

    柳离想,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怪她。

    主要还是气自己傻,信了系统的鬼话。

    压下心头的负面情绪,她刚想开口安慰宁子笙两句,却见小九殿下略略抬起湿漉漉的眸子,小声道:

    “对不起。”

    语调软软的,满是茫然无措,就像小猫因痛苦而挣扎着发出声音一样,难过极了。

    “是我过分了。”

    靠。

    柳离将头埋到膝间,回忆起昨日种种荒唐,此刻宁子笙的道歉又在耳边一直回荡,直接让她红了眼眶。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哭,但她不想在宁子笙面前落泪,只硬生生憋了回去。

    柳离思绪纷乱,宁子笙又能冷静到哪里去,只不过全靠表面硬撑罢了。深呼吸几下,悄然无声地走近。

    “给你这个。”

    闻得声音的位置变近了,柳离如同炸毛的小动物一样抬头,铜铃般的眼睛瞧向面前的手。

    是昨夜弄哭她的那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皮肤白皙,明明看着那么漂亮通透而自持,根本无法想象,搂着她腰的时候可以那么炙热。

    此刻,正有一枝淡红的花正静静躺在宁子笙的手心。

    现在已是深冬,宫里种的花花草草都是春夏秋季盛开的品种,最迟,在秋末也就尽数凋谢了,柳离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找到仅存的植株的。

    “……这是什么?”柳离问。

    “木芙蓉。”宁子笙说,即便柳离没有接下,她伸出的手也没有收回,就一直那样执拗地放在那里,“很好看,配你。”

    柳离深吸一口气,话还没出口,就看到她白皙的腕侧上,有些许被冻出的红痕。

    也不知在这酷寒的天气里寻了多久。

    “……花放下,人走。”即便如此,柳离还是硬下心肠赶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宁子笙的眼中划过一抹失望,却只是依言将花轻轻放在了柳离的手里。指尖相碰的那一刻,柳离打了个寒颤,随即收起手心,握紧了那枝花。

    若是凑近闻,似乎还有淡淡的花香没散。

    “那,粥记得喝。”

    宁子笙没有多留。话音刚落,就已经借力轻松跃出了窗台。

    她来时无影,去时也迅捷无踪。

    徒留下一朵木芙蓉。

    见人走了,柳离稍微安下些心来,打量起那朵宁子笙摘来的花来。不得不说,小九殿下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种莹润的水红色确实和柳离挺相配。

    柳离随手捞过铜镜,给自己挽了个松松散散的发,又小心翼翼地将那枝木芙蓉别在了鬓边。

    别说,怪好看的。

    即便此刻未施脂粉,唇色却在花的映衬下,如涂了口脂一般娇艳,流盼之间,光彩照人。

    柳离歪着头照镜子,臭美地换了好几个角度,甚至还穿衣下床,坐在桌前又看了半天。

    ……若是稍一抬眼,视线里没出现去而复返的宁子笙就好了。

    她发上、身上都落满了白色,又轻盈地坐在了窗框上,看到柳离发上别着的那枝木芙蓉,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你干嘛?”柳离被抓包得十分窘迫,被宁子笙看到她这样,指不定又要嘚瑟了,“不是走了吗?”

    “下雪了。”宁子笙说,“冷。”

    她穿得并不算厚实,刚走一会儿,就下起了雪。从烟萝殿到碧玉殿也有好一段距离,就这么回去,淋一路的雪,免不得会冻病了。

    柳离自然知晓,咬牙道:“我让侍卫打伞送你回去。”

    宁子笙没说话,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目光,柳离恍然反应过来:“侍卫也被你打晕了?!”

    暴力狗女人。

    宁子笙点了下头。

    “你……”柳离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给你找衣服,赶紧走,别在我这多留。”

    虽然面前少女的语气仍是不乐意以及带有几分嫌弃的,可宁子笙想,虽然嘴上这样说着,身体却很诚实。她一走,便急巴巴地将花别在了耳边。

    美人嗔怒闹脾气,自然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可是外边雪下大了。”小九殿下小声解释道,“真的。”

    风雪愈发呼啸,从窗子落入了些许进来。

    虽然柳离的屋子里燃了地暖,又热了手炉,按理说暖和得不行。可即便如此,在被寒风吹到时,也觉得凉意彻骨。

    不知道九殿下是如何在窗台上坐那么久的。

    静默片刻,宁子笙只看到美人抿起嘴唇,柳眉倒竖,美目凶巴巴地一瞪:

    “那你还坐在风口干什么?还不赶紧下来!”

    ※※※※※※※※※※※※※※※※※※※※

    宁子笙有话说:妈妈们,昨天真不是我不行,主要是没到18岁就doi会被阿晋锁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