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五十八章 璀璨

第五十八章 璀璨

    那夜无风更无雪, 唯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雨声簌簌,成了不可向外人道的秘密。

    柳离成了漂浮在水面上的落难者,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让自己有个支柱,手指却无力地蜷缩着, 软绵绵地蹭着宁子笙的皮肤。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真的要死了。

    天是不是都要亮了。

    “还是个孩子”的小九殿下在最隐秘的禁地肆意撒野, 让她颓靡得如同一碰就闭上叶子的含羞草。

    可宁子笙偏要将叶瓣用力拨开, 居高临下地告诉她。

    ——你明明也很想要。

    不然雨为什么下成了这样。

    听了这样露骨话语的柳离脸色潮/红, 想要回嘴,嗓子却哑得无法完成这件事。

    宁子笙说什么, 她就被迫听着什么。

    宁子笙做什么,她就被迫承受着什么。

    就是这样,再简单不过。

    *

    柳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只是在日光散漫落在眼皮上的时候,缓缓睁开了眼。

    这日头……

    怕是都要午时了吧?

    整个司天台都忙得脚不沾地, 今儿她该去跟在博士身边做事的!柳离想到这茬,慌忙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趴在宁子笙身上。

    少女轻松支撑着她的重量,未着寸缕, 一双淡漠的桃花眼就这样打量着柳离的惊慌失措,声音低低哑哑的, 看样子没怎么休息好, 但精神头却不错。

    “不急, 再睡会儿。”

    “你怎么还没走。”柳离惊恐地滚到了一边, “你不是该去吏部吗。”

    上次宁子笙早早离开, 连个人影都没留下, 今儿却一直待到了现在。

    “偶尔偷个懒。”宁子笙双眼半阖, 懒洋洋的,“况且,你压着我,我怎么走。”

    反正她总有各种歪理呗,柳离说不过,气鼓鼓地起来找衣服穿:“别睡了,你不去吏部,我也得去司天台了,还有很多事要做。”

    “已经替你告过假了。”

    “骗人,你不是一直在这儿睡着吗,怎么……”柳离刚裹上里衣,就顿住了,“你不会把侍女叫进来了吧?!”

    宁子笙瞧她有趣,笑意盎然。

    这件事还要追溯到昨晚,满殿侍卫侍女都在顷刻之间晕了过去,只剩下娇儿一个人。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看到了郡主明确吩咐过不让进来的九殿下。

    娇儿咽了口口水,环顾四周,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不会都是九殿下干的吧?

    “娇儿。”月下的九殿下没有笑,只是负手而立,看着她的眼睛,“淳宁在哪?”

    娇儿下意识绷紧身体:“回殿下,奴婢也、也不清楚。”

    “收了我那么多赏银,也是时候做点事了。”九殿下说,“你进去走一圈。”

    娇儿只感觉被一粒小石子击中了后颈,颤颤巍巍地在走廊里走着,故意呼喊郡主,让她有所警觉。

    九殿下好可怕,郡主快躲起来!

    娇儿只觉得被击中的地方越来越麻,整个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她逐渐失去了意识,一头栽倒在走廊上。

    第二日,娇儿也是这群人中第一个醒的,她第一反应自然是奔向郡主所在的房间,看看郡主有没有事。

    刚叩响了一声门,里面便传来了九殿下的声音,惊得娇儿魂飞魄散。

    “替柳离告个假。”

    娇儿忧心柳离,小心翼翼道:“郡主……醒了吗?”

    随即,她悄悄将门推开了一丝缝隙,很快看到了郡主的睡颜。至于整体是怎样一幅场景,娇儿可没这个胆子在九殿下的眼皮子底下细细观察。

    得知柳离没事,她也就放心了。

    听说小情侣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娇儿只希望九殿下和自家郡主也能像这样,在床上打一架之后,快点和好,别再让九殿下走窗户了。

    不然他们这群人总是要被九殿下打晕,脑袋万一变笨了怎么办啊!

    而且,善后的总是她,看来九殿下的赏钱也不好赚啊。

    那厢,柳离听完才放下了心。若是和宁子笙同床共枕的模样被娇艳欲滴等人瞧见,那她这个主子的脸干脆也别要了。

    她没什么心思精挑细选衣裳,随便拣了件外衫穿上后,回头看着仍在榻上躺着的宁子笙:“你什么时候走?”

    得叫侍女端水进来梳洗了。

    “怎么,要赶我?”

    宁子笙稍稍支起身子,被褥随即滑落,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吓得柳离直接捂住眼睛:“你好好盖着,别乱动。”

    她不敢去看,更害怕去看。

    “不都看过了么。”宁子笙倒是没有她这般拘谨,也起身穿起了衣裳,毫无顾忌,“现在还害羞什么。”

    柳离从指缝间瞄到她总算不是衣不蔽体了,这才将手放下,神情略有些不自然,吞吞吐吐道:“我、我这不是怕占你便宜么。”

    “昨晚怎么就不怕了。”

    隔着白色的里衣,仍能看到一切她害怕看见的东西。

    宁子笙顺着那道目光低头看了一眼,而后了然:“哦,这个?”

    是她弄出来的痕迹。

    “……”柳离决定不能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宁子笙这么坦然,自己却像吃了大亏一样,这样不对等的态度,实在让人窘迫。

    “你过来,我给你梳头。”

    “你还会这个?”宁子笙似乎有点不信。

    柳离直接拉着她的袖子,将小九殿下按在了铜镜前的木椅上:“您就瞧好吧,肯定给你梳得漂漂亮亮的。”

    发黄的镜面里,映出宁子笙微微凌乱的长发。柳离用篦子轻轻给她顺着,顺手揉了揉小九殿下的脑袋。

    不得不说,九殿下不仅脸生得好看,整个人都像是天赐恩惠般完美,满头青丝乌黑柔亮,又厚又浓密。

    颅顶很高,发际围出饱满的前额,若是将头发挽得紧紧的,便会恰好勾勒出脑后好看的形状。

    便是这样散乱着,都很好看。

    柳离会的发式不多,笨拙地给宁子笙弄了个垂鬟分肖髻,最适合她这个年纪的少女。

    两络厚厚的头发如同圆环般俏皮地垂在头顶上,很是灵动,让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宁子笙都显得可爱了许多。

    “好看。”柳离戳了戳她的脸,对镜欣赏自己的杰作,“笑一个看看。”

    宁子笙很给面子地动了动嘴角。

    “你现在不生气了吧。”柳离顺手将那锦盒拿过,献宝似的塞到宁子笙怀里,“看看嘛,很可爱的。”

    宁子笙终于打开了它,柳离站在她身后,看到镜子里的那双眼睛逐渐柔和,然后变得弯弯的。

    盒子里精致的小人儿和盒子外的美人儿对望着,不论是哪个,在柳离看来,都很养眼。

    ……而娇儿端着水盆站在门外,感觉很苦恼。

    她估摸着郡主要醒了,就准备过来伺候,没成想这俩人在里面说了好久的话,让娇儿根本不敢进去。

    她在门前徘徊犹豫了太久,现在脚都站麻了。退一步则怕脚步声惊扰她们,进一步则怕打断了两人。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腻歪啊,呜呜,娇儿手酸酸,也想有人揉揉。

    委屈屈。

    *

    那日之后,司天台的博士们发现淳宁郡主变得很奇怪。

    司天台需要她做的事并不算特别多,即便最近事务异常繁多,对柳离来说,也是能有些空闲时间的。

    可每到空闲之时,她便低头不知在沉思什么,有时面色绯红,有时咬牙切齿,有时泫然欲泣,还有时面无表情。

    博士们都是做派古板的学究,怎懂得少女心事,也不敢打扰,只是心中犯起了嘀咕。

    ——郡主这到底是怎么了?在为何事困扰?

    这个疑问直到那一日的黄昏时,得到了答案。

    柳离手里的事情做完了,看了眼天色,又陷入了忧愁的沉思中。

    “【系统】你们就是在谈恋爱!”

    “不,我们没有。”

    “【系统】就是有!”

    “就是没有!”

    “【系统】哼!”

    柳离实在不想再重复这种小学生似的对话了,便直接关闭了系统面板,随即再次望了一眼外面,估摸时辰。

    她眉头紧皱着,显然有心事。

    “郡主?”年轻些的赵博士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怎么了?”

    “没事没事。”柳离立即摇头,冲他笑了笑,“小赵大人不必担心,我就是……看看落日。”

    可赵博士分明察觉了不对,郡主这是在等什么呢?近来柳离的异常,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不由得有些忧心忡忡。

    没过多时,柳离便起身离开了。

    赵博士顿了顿,迟疑了一会儿,也跟了上去。

    看着柳离心情不好,赵博士实在是怕她一不小心,出个什么闪失。郡主金枝玉叶,若是在司天台出了什么事,他们所有人都难辞其咎。

    他跟着柳离来到了司天台的那个小后门,随即愣住了。

    平常在那里徘徊赚零花钱的小太监们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长身玉立的少女。

    赵博士平常就待在司天台里,对宫里的人不大认识,但看衣着上的花纹,能辨认出……这是位公主殿下!

    他看见柳离兴冲冲地跑了出去,没嫌后门处拥挤狭小,反倒是紧紧挨在那位殿下身旁,

    郡主面上的阴霾一扫而空,此刻有的,只是能够见到眼前人的满心欢喜。

    “宁子笙!”

    赵博士听见郡主这么叫了一声,然后甜甜地挽住了殿下的胳膊。

    宁子笙……是哪位殿下的名讳来着?

    赵博士正思考,就被那殿下抬眸瞪了一眼。明明站得很远,却被一瞬发觉。

    他犹豫片刻,默默后退了几步,顺着原路退了回去。

    宁子笙似是很满意他的识趣,抬手给柳离喂了一片枣糕:“好吃吗?”

    “嗯。”柳离咀嚼着,羞涩地笑着点头。

    就在这一刻,宁子笙仿佛从她亮晶晶的眼睛里,看到了璀璨的星星。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