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九公主为尊[穿书] 第六十五章 灼伤

第六十五章 灼伤

    那缕头发少得并不算明显, 大约也就短了一两个指节的长度。人的发尾若没特意修剪过,本身就是略为参差不齐的,这么说来,倒也正常。

    可宁子笙日日看着柳离, 几乎对每一处都了若指掌, 竟从来不记得有这么件事。

    不过, 饶是她记忆力再好, 也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回想起发梢的整齐程度, 故而此时无法下个定论。

    “别想了。”柳离仍是趴着,挪右脚蹭了蹭宁子笙, “我还没秃,别着急。”

    “……谁说你秃了。”宁子笙被她这么一打岔,哑然失笑, 只道是自己多疑了,“今儿怎么这么累?”

    柳离慢慢地翻过身来, 嘟囔道:“忙啊,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忙着向上天求个选秀的吉日,但至今也没什么好兆头,明天还得继续干活儿。而且, 今天宁子露还来给我添乱,莫名其妙跑来说了几句话, 又跑了。”

    “宁子露?她来做什么?”

    “说要在司天台转转, 也不知道存的哪门子心思, 结果又没呆多久就走了。”

    “……是么。”虽仍是略为不解, 但瞧着她已经困得不行的模样, 宁子笙也没再多问, 一切还是等明日醒了再说, “你安心睡吧。”

    柳离“嗯”了一声,随即阖上眼睛,再没答话,像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人是睡了,可被褥都没盖好,灯也没熄,还有许多事情留给小九殿下为她做。

    宁子笙替人把头发撩开,免得乱打滚的时候扯到,又将被褥细细拉高。

    刚想回首去把烛吹了,触碰到柳离的手时,却觉得格外冰凉。

    暖手炉就在一旁,宁子笙将它够了过来。可即便用暖炉贴着柳离的两只手,那冰冷也仍是半分无减。

    又一同塞入被褥里暖了一会儿,却还是照旧。

    怎么回事?

    不,不止是手,就连柳离的脸色也似乎变得比以往苍白了些。即便被暖调的昏黄烛光映着,也一眼就能看出来嘴唇全无血色。

    明明方才还好好的,乍一入睡,却肉眼可见地虚弱了起来。

    宁子笙很快察觉到了不对,探向柳离的额头:“嗯?”

    莫非是生病了?不对。

    在这个季节,常染的是风热或风寒,人的身体应当会稍稍发热才对;况且,不论是什么病症,都不会让人的体温一下子降得如此夸张。

    可宁子笙所感受到的,却是刺骨的寒意,让她指尖忍不住一颤,就像是把手埋入了厚厚的一层雪中。

    再怎么说,这都绝不是属于活人的温度。

    “柳离,醒醒,醒醒!”

    宁子笙一边去掐她的人中,一边在她手腕上搭指摸着脉,却什么也没摸到。

    连带着她自己的心跳也几乎凝滞了片刻。

    不会,人方才还好好的,怎么会忽然就这样……

    半晌,脉搏终于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证明最坏的结果没有发生,宁子笙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抿着唇继续查看情况。

    全身各处都是冰的。

    随即,她看到柳离皱了下眉,小声念叨:“别吵我睡觉。”

    和平日里的口吻如出一辙。

    而不过须臾,柳离额头和各处皮肤又在下一刻变得温温热热的,前后的温度反差,几乎要将宁子笙灼伤。

    呼吸均匀,脉象稳定,是活人的状态。

    宁子笙险些以为方才经历的那一切全是自己出现的幻觉。到底怎么回事?

    她沉默地起身,思绪很乱,却一不留神将身后的茶杯碰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如此动静并没有把柳离吵醒,她实在是太累了,沾枕即睡。

    宁子笙出神地盯着这些碎瓷片,接连发生的所有事让她既害怕,又心神不宁。

    身后是木椅,可盛着茶水的杯子又怎会放在木椅上,柳离从不是乱摆东西的人。

    眼皮剧烈地跳了起来,让她更加心绪纷乱。

    她从来不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可此时却莫名觉得,这些种种异常,都像是上天在向她暗示些什么。

    会是什么,又能是什么呢?

    宁子笙坐在床边,愣了半晌,都没能平静下来。

    那种身边人生命流失的感觉,哪怕只经历了短短的一瞬间,都让她绝望不堪。

    不会发生的,一定不会发生的,都是假的。

    这会儿,柳离的双手已经被暖炉烘得热乎乎的,宁子笙更衣后吹了灯,轻轻将它们贴在自己的胸口。

    温度和心跳,是活着的证明。

    她搂着柳离的身体,无措得像个三岁的小孩,只能笨拙地抓紧一切自己能抓紧的东西。

    *

    而此时,柳离置身在其他人无法看到和进入的梦境中。

    梦里面诡异地没有任何场景,满是大片大片的黑色幕布铺在眼前,遮蔽她的双眼,令她什么也看不见,和失去视觉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可听觉并没有被封闭,她能听到有人在耳边叫她的名字。

    她知道那是谁,也知道那个人正在担心自己,努力张口想要回应,却并不能办到。

    我怎么了?柳离想,怎么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

    她试着在梦里向前走,可所踏之处却直接裂开,如同深陷泥潭般向下坠落,一直坠入不见底的深渊,未曾停下。

    而宁子笙的声音从高处传来,回荡在深如峡谷的裂缝中,离她很近,却又很远。

    可在耳中听得更清晰的,分明是另一个冰冷的机械合成音。

    只是柳离正在高速下坠,脑袋昏昏沉沉的,再加上耳边风声呼啸,不知不觉就漏过了好些关键词,只能在心中勉强将词句拼凑出来,却不解其意。

    “【系统提示】……时间已经……小时,请您注意……适度,如超过……将会强制……”

    这是在说什么啊?什么乱七八糟的?

    柳离不耐烦地挥手,想要将它赶走。

    而系统也顺了她的意。

    就在这声音消失的那一时刻,柳离落了地,黑色的幕布也随之一同消失了。

    露出了面前满园花朵盛放,争奇斗艳;雀飞蝶绕,香气熏得人飘飘然,却又不过分浓艳。

    而柳离置身其中,幕天席地,步伐轻盈地徜徉于花间。

    脑内的烦躁也平息了下来,她似乎随便一碰,便摸到了宁子笙的手。

    原来方才宁子笙就是在这里说话呀,这里……专属于她们两个人的花园吗?

    她注视着小九,小九也看着她。

    无需名贵的绫罗绸缎,百花便悄然围作浑然天成的衣裳,包裹着两人的身体。

    柳离问小九方才说了什么,却没得到回音。

    想要亲吻她,却被宁子笙一言不发地侧头躲开,嘴角噙着一抹冷意,活像座没有感情的雕塑。

    她茫然无措,小心翼翼地低下头想要道歉,却被宁子笙直直推倒,力气之大,似乎能让她跌一跤。

    是要……吗?

    可小九没有如同意料之中一样地碰她,就只是那样一直居高临下地注视着。

    那样的宁子笙,让柳离感觉很陌生。眼眸里含着的温柔和包容全都消失了,剩下的,尽数是从未出现过的情绪。

    譬如无法化解的怨恨,譬如疏离如陌生人的淡漠,再譬如无休止的欲望。

    小九恨她。

    柳离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能让宁子笙露出那样的表情,彷徨着再次想要接近。

    这一次,宁子笙没有拒绝,而是冷笑了一声,只任凭柳离做出这个动作。

    她的手指径直穿过了宁子笙的身体,什么也没有碰到,而小九就仿佛提前预料到了一般,毫不意外。

    柳离看着自己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吓得魂飞魄散:“宁子笙,宁子笙!”

    可小九已然远去,只稍稍回头,厌恶地瞥了她一眼。

    “你也配叫我的名字?”

    *

    “呼……”

    柳离倏然从床上坐起,如梦初醒。抹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呆坐了片刻,方才反应过来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梦里被那样憎恨,她自然而然地开始环顾寻找宁子笙的身影。人呢?明明昨晚还在这里。

    外间传来些许响动,柳离急着想看见她,连履都没穿,直接光着脚跑了出去。

    熹微晨光从窗子映入,照着宁子笙还未拢起的发,折射出柔亮的光,有股别样的慵懒感。

    她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抿着,闻声回首看向柳离。

    “醒了?”

    直到看到宁子笙本人,柳离心中的大石头才终于落了地,努力将自梦中带来的不安驱散:“你醒得好早。”

    她虽然发丝略略散乱,神情也很是紧张,但这活蹦乱跳的模样,已全无昨晚的虚弱异样。

    宁子笙将一切尽收眼底,微微一顿,问:“魇着了?”

    昨晚,她几乎一夜无眠,分明听到柳离时不时口中念念有词,只是却因说得太含糊而没能听清。

    不提还好,一说梦魇,柳离就回忆起那个不算愉快的梦境,刚想同宁子笙当个笑话讲了,却看到她眼下一片阴影,眼中也有了几道红血丝。

    像是也做了噩梦。

    “……嗯。”

    柳离迟缓地点头,话到嘴边,却又不想让宁子笙多担心,所以撒了个谎,“不过,一起来就忘了。你呢?”

    “……昨晚我在你身边,发现你忽然浑身冰凉,甚至连脉搏呼吸都消失不见,却又瞬间恢复如常,便没送你去太医署。”宁子笙没带什么情绪地叙述,“现在身体可有异样?”

    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柳离当时的状况,种种症状,显然已经不能用常理解释。

    先帝在时,尤敬鬼神之说,曾因某位妃子被梦魇所困,而又恰逢天灾大旱,便亲手将其杀死,只因认为她触犯了上天的禁忌,为大宁带来了霉运。

    所以宁子笙不敢叫任何人过来。

    喜欢九公主为尊[穿书]请()九公主为尊[穿书]。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