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第119章 误会

第119章 误会

    “理由?”

    玄风浅狭长的桃花眼微挑,犀锐的眼神藏着一丝不耐,“我怎么记得几日前,你还嚷着今生今世非玄千凝不娶?”

    “不瞒你说,朕变心了。”帝俊倏然迫近,在她耳边轻语着。

    “是么?”

    玄风浅冷声反问着他。

    打一开始,她便发现帝俊并不似传闻中那样痴情。

    之所以死缠着玄千凝,极有可能是看上了她的逆凰真身。

    话说回来,过去那些年,身为六界中唯一的逆凰,玄千凝正可谓是风头正盛。

    在嫁入九幽之前,曾有成百上千的青年才俊登门求娶。

    只不过,玄千凝满心满意地想要嫁入九幽,对于其他男人完全称得上是不屑一顾。

    帝俊迫于玄风浅过于犀锐的眼神,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眼,撇唇痞笑道:“她既负了朕,朕势必要扳回一程,让她尝尝后悔的滋味。再者,你们姐妹关系一直都不大融洽,她若是得知朕将你风风光光地娶进了门,心里头必定堵得慌。”

    “所以,你是将我当成了报复她的工具?”

    “也不全是。至于其他理由,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记着,朕和冷夜那粗鲁残暴的野男人不同,惯会怜香惜玉,绝不会伤害到你,或是让你感到丝毫的不适。”

    “你和他,难道不是一丘之貉?”

    玄风浅冷哼着,“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扉。

    在她看来,帝俊和冷夜并无实质性的区别。

    九幽糜烂腐朽,妖界何尝不是?

    她绝不会因为帝俊的只言片语,而从一个深坑跳至另一个深坑。

    叩叩叩——

    “好妹妹,快让朕进去,朕憋坏了。”帝俊眼角余光扫到了廊道尽头处白得发光的无涯,特特扯着嗓子,高声喊道。

    “平白无故的,抽什么疯?”

    玄风浅烦透了帝俊,插好门闩之后,遂又设下数道结界,以防他硬闯进屋。

    “好妹妹,你忍着些,朕要硬闯了!”

    帝俊高声叫嚷着,但见无涯着急忙慌地飞出了清风殿,这才作罢。

    “滚!”

    玄风浅朝着门口的方向不耐烦的吼了一嗓,便直挺挺地瘫在了榻上沉沉睡去。

    方才在玄典台上应对堕魔的猛攻之时,耗费了太多的气力。

    她不想在冷夜面前露怯,只得强打起精神,硬撑着回了清风殿。

    “脾气臭,人还凶,也不知道冷夜喜欢你哪一点?”

    帝俊伸手推门,发觉玄风浅设下了多重结界,遂又翻窗入了内室。

    他正欲开口,却见玄风浅已经倒在榻上睡死了过去。

    “臭妹妹?”

    帝俊拍了拍玄风浅的脸颊,见她依然毫无反应,心下陡然生出一计。

    他若是没料错的话,无涯势必是回九幽通风报信去了。

    冷夜若是得知自己死缠着玄风浅不放,势必会在第一时间赶来。

    思及此,他索性褪下了外袍,麻溜地蹿上玄风浅的卧榻,轻手轻脚地将她揽入怀中,尤为亢奋地等待着即将赶来的冷夜。

    他和冷夜虽无宿怨,但冷夜先他一步夺走了玄千凝一事,确实让他十分气愤。

    他原本还指望着同拥有逆凰真身的玄千凝灵修,好为自己百年后的大劫做准备。

    这下倒好。

    逆凰没娶上,他的乘风梯也就此被拦腰斩断。

    既然,冷夜不让他好过,他势必也要给他添添堵。

    不知过了多久,睡得昏天暗地的玄风浅突然感觉有些冷。

    她紧闭着双眼,四处摸索着被衾,低声呓语着,“冷...好冷。”

    帝俊掐准了时辰,倏然翻身压了上去,声色邪魅入骨,“朕给你暖暖?”

    砰——

    裹挟着一身寒霜的冷夜大脚踹开了门扉,不费吹灰之力就冲破了玄风浅设下的数道结界。

    一开始,他听闻无涯嘴里念叨着“硬闯”之类的话语,还以为帝俊不过是闯入了玄风浅的闺房。

    可当他发现玄风浅所设结界在他赶到之前,并未有丝毫的破损之后,脸色瞬间黑沉似锅底。

    与此同时,玄风浅顿感身上一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她怔怔地看向身前靠得极近的帝俊,失声惊呼,“登徒子,滚!”

    “好妹妹,你不是冷吗?朕就当一回被衾,给你暖暖。”帝俊死皮赖脸地道。

    “帝俊,你找死!”

    冷夜一手将挡在卧榻前的雕花屏风撕得粉碎,正欲将碎渣扔至帝君身上,又怕不小心伤到玄风浅,只得憋屈地收了手。

    “怎么?朕和朕的好妹妹叙叙旧,你有意见?”

    帝俊偏过头,话里行间挑衅意味十足。

    他见冷夜抡起轩辕魔剑,作势朝着他的背脊砍来,忙不迭地翻转着身子,将惊魂未定的玄风浅推了出去,自个儿连外袍都顾不上穿,便化作一道青烟遁逃而去。

    有生之年,得见冷夜气得脸色发青的模样,实在是过瘾。

    内室中,俨然只剩下还有点懵神的玄风浅,和怒不可遏的冷夜。

    “玄风浅,你当本尊的话是耳旁风?”

    冷夜鹰隼般犀锐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她,而他手中的轩辕魔剑,亦于同一时刻横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玄风浅瞅着寒光乍现的轩辕魔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没有让他硬闯?还是说,你是自愿的?”

    冷夜从未想过,自己认定了的女人,竟会背着自己同其他男人乱搞。

    他忿忿然扔下了手中的轩辕魔剑,欺身而上,单手紧扼着她纤细的脖颈,“你知道的,本尊最讨厌背叛。”

    “你松手,我喘不上气了...”

    玄风浅试图掰开他横亘在她脖颈上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

    “说,你和他都做了些什么?”

    “我睡着了,我不知道。”

    此时此刻,她也十分不好受。

    她不知自己为何会莫名其妙睡死过去,也不知帝俊究竟对她做了些什么,心里又气又急,恨不得帝俊一阵暴揍。

    更让她感到委屈的是,冷夜还不顾她死活地掐着她的脖颈。

    “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你感觉不到?”

    冷夜松开了脖颈,一手撕开了她的中衣,怒气腾腾地道:“早知你这么缺男人,本尊何须憋得那么辛苦?”

    喜欢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请()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