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第127章 本尊欠他太多

第127章 本尊欠他太多

    犹记得多年前,灵魂渡口初相遇。

    玄风浅着一身红衣,肤白如新剥的鲜菱,眸似清泓,又似明珠生晕,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你就是九幽魔界的储君冷夜?”

    “冷夜,你长得可真好看,跟画中仙一般。”

    “你怎么都不理我?是害羞了吗?”

    她清铃般悦耳的声音乍响,如同一只可爱的喜鹊,在他跟前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这之后,玄风浅总会想方设法地同他套近乎。

    先是隔三差五地命仙娥送来难吃得要死的糕点。

    每一次,他都十分嫌弃地说不吃。

    却又总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一边吐槽一边吃完。

    那时的玄风浅,还时常约他一起去凡间看花灯。

    只可惜,他在感情方面尤为慢热,怦然心动却不自知。

    每每对她,也总是冷着一张脸。

    别说陪她去看花灯,就连见面的次数都少得可怜。

    后来,因为玄千凝的逆凰真身以及她当年的救命之恩,冷夜一口应下和玄千凝的婚事之际。

    在他看来,成婚不过是为了灵修。

    既是灵修,他势必要找一个对自身有所助力的女人。

    故而,玄千凝就成了首选。

    直到大婚当日,玄风浅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天上地下无人能觅得她的踪迹。

    他急了眼,一手撕毁了同玄千凝的一纸婚书,发了疯一般满世界地找她。

    三日后,当他发现晕死在奈何桥边浑身是伤的玄风浅,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毅然决然地娶了她。

    可让他倍感困惑的是,曾心心念念想要嫁给他的玄风浅在他们成婚之后,变得尤为冷淡,就连洞房花烛之夜也不让他进门。

    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是惧怕。

    她每回见到他,身体都会不由自主地发颤。

    冷夜心中虽有气,但还是尽可能地顺着她。

    她不让他回房睡,他就在屋外守着。

    他总想着,等他熬过九重天雷劫,她再不愿意,也要将她给办了。

    之所以非要等到九重天雷劫之后,主要是担忧自己熬不过雷劫,连累了她。

    他要是真回不来,起码她的清白还在,想要改嫁应当容易些。

    渡劫当日,冷夜怀揣着几十个日夜亲手赶工出来的紫玉玲珑簪,本打算等他熬过此劫之后,再赠予她。

    可惜,他好不容易熬过了九重天雷劫,却应了百年前茅山道士的那句预言,终是没能熬过情劫。

    五个月前,仙族趁他元气大伤之际,在无妄海上掀起了战事。

    此时的冷夜已然重伤在身。

    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对他来说自保并不算难事。

    他本可以全身而退,可仙族那群老不羞竟将玄风浅作为了人质,逼着他妥协。

    几经斡旋,冷夜费了半生修为,才将玄风浅带至了自己身边。

    “拿着。”

    他将轩辕魔剑递给了玄风浅,沉声嘱咐着她,“跟在本尊身后,别乱跑。”

    “好。”

    玄风浅声色微颤,挣扎了许久,终是徐徐退至了冷夜身后。

    “傻丫头,别怕。有本尊在,你一定不会有事。”他误以为玄风浅是被仙族这般阵仗吓坏了,缓声安慰着她。

    “冷夜,是你逼我的。”

    玄风浅沉沉地闭上了眼眸,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挥刀砍下,给予了他最为致命的一击。

    ………

    忆起玄风浅挥刀砍下时那般决绝的模样,冷夜的心仿若掉入了冰窟窿里,痛得他缓不过气儿。

    “魔尊,你受伤了?”

    梦魔讶异地看着面色煞白的冷夜,关切地问道。

    “区区小伤,不碍事。”

    他薄唇翕动,深吸了一口气,忍痛回忆着过往。

    在此之前,他总以为玄风浅自他们第一次相遇之时,就在利用他。

    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她对他的态度,应当是在她失踪三日被他带回来之后,才发生的改变。

    难道,上辈子她就已经被所谓的“预见灾祸”的异能给误导,误以为他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冷夜眉头紧蹙,又试着回忆起他重生之后发生的事。

    重生后,有一段时间,他只要听到有人提起玄风浅,就恨得牙痒。

    故而,只要逮到机会,他便死命地折磨她。

    也许,是因为他的凶悍,玄风浅才会显得那样惧怕。

    可让他倍感蹊跷的是,五方天帝上门要人的时候,玄风浅为了会显得那样恐慌?

    她究竟在怕什么?

    再者,他曾不止一次地扒过她的衣服,均未看到她胳膊上刻意点上去的守宫砂。

    可为何他赶着去验身的那一次,她偏要在手臂上点上十几颗守宫砂?

    难道,她提前得知了此事,知道他起了疑心?

    思及此,冷夜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她怕是一直被“预见灾祸”的异能给误导了,误以为自己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若当真如此,他岂不是错怪了她?

    思及此,冷夜急火攻心,嘴角处又一度挂下了一道鲜血。

    “魔尊,属下扶你回宫歇息。”惊蛰阔步上前,略显焦急地道。

    “尊上,听惊蛰说,你是为了阿浅才受的伤?”无涯悄然栖于冷夜肩头,轻声询问着他。

    冷夜摇了摇头,沉声道:“是本尊欠她太多。”

    “尊上,你什么时候穷得还欠人一屁股债?”

    无涯黑漆漆的眼珠子滴溜溜转着,他寻思着冷夜若当真还不起,大可将它抵押给玄风浅。

    跟着玄风浅,就意味着有用不完的雪肤膏,和喝不完的琼枝仙露。

    “无涯,你速去仙界。切记,务必要时时刻刻守着玄风浅,看她究竟和哪些男人有往来。”

    冷夜委实想要弄清楚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是谁,沉声嘱咐着无涯。

    无涯愣了愣神,过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问出声:“尊上,你是不是喜欢阿浅?”

    “是。”

    这一回,冷夜没有犹豫。

    重活一世,如果到现在他还看不清自己的内心,正可谓是白活了。

    “呜呜呜...”

    无涯的眼泪说来就来,它早有预感,冷夜对玄风浅不一般。

    没想到,他竟亲口承认了。

    “你喜欢阿浅什么?”无涯的眼泪愈发汹涌,眨眼的功夫便糊了一脸。

    “一见钟情。”

    喜欢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请()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