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第146章 全听你的

第146章 全听你的

    玄风浅想不明白为何所有人都在替冷夜说话。

    纵之前种种皆是误会所致,她也不似之前那般厌恶他。

    可不讨厌并不代表喜欢。

    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无感。

    稚末见玄风浅迟迟未有回应,轻声问道:“是不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才不肯搭理魔尊?”

    玄风浅摇了摇头,不明所以地道:“我理不理他,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何关系?”

    “五个月前,魔尊纯粹是将我错认成了你。帝姬莫要再同魔尊置气了,你放心,等生下孩子之后,我绝不会缠着魔尊。”

    “你且好生休养,别再胡思乱想。”

    玄风浅从未想过,平白无故的她竟和冷夜的风流债扯上了关系。

    她愈发不自在,胡乱找了个理由,便匆匆离开。

    “尊上,妾身想和你单独聊几句。”

    玄千凝见她行色匆匆地出了稚末的卧房,略显局促地道。

    “改日。”

    玄风浅冷冷地瞥了一眼花枝招展的玄千凝,声色尤为冷漠。

    “尊上连这么点时间都不肯留给妾身了么?”

    “是又如何?”

    “尊上莫不是被玄风浅那个狐狸精勾了魂?刚回九幽,又急着去仙界寻她?”玄千凝端着一张娟丽的芙蓉秀脸,墨黑的眼眸中却淬满不甘与愤怒。

    玄风浅亦来了火气,冷声道:“狐狸精你骂谁呢?谁比谁臊,心里没点数?”

    “尊上你还不知道吧?昨儿个夜里,你心心念念的女人和野男人在清风殿里彻夜狂欢,身体都被人玩烂了。这事儿可不是我凭空捏造的,九重天上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这会子,妖帝亦赶去仙界,欲退了这门亲事。连妖帝都不愿娶的破鞋,当真不值得你对她掏心掏肺。”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玄风浅掐着玄千凝纤细的脖颈,犀锐的眼眸中是喷薄欲出的怒气。

    回想起昨儿个玄千凝同元蘅一唱一和的场景,她突然有些怀疑,玄千凝和元蘅已然串通一气。

    “尊上,妾身所说句句属实。你若是不信,大可去打听打听。”

    “嘴巴放干净点儿。再敢招惹本尊,小心本尊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玄风浅手腕一转,“咔擦”一声便将玄千凝的下巴拧得脱了臼。

    玄千凝从未想过冷夜会对她动手,好不容易才扭正了歪斜的下巴,悲痛欲绝地道:“尊上,你难道忘了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了么?”

    “你也别忘了,本尊本就是臭名昭著的魔头。”

    “你...”

    玄千凝瞅着她冷笑涟涟的模样,顿觉毛骨悚然,再不敢贸然拦住她的去路。

    —

    仙界,清风殿

    冷夜送走帝俊之后,卧榻休养了大半日。

    他原以为身上的酸痛感很快就会消失,没成想,现在的他连起身都有些吃力。

    掀开被衾一瞧,才知伤处仍肿得厉害。

    “禽兽...”

    冷夜一边暗骂着自己,一边又蒙上了双眼,轻手轻脚地为自身上着药。

    “你做什么?”

    玄风浅刚进屋,就见冷夜鬼鬼祟祟地猫着腰,肆无忌惮地触摸着身上的伤处。

    她气急败坏地冲上前,狠狠地拍掉了他的手,“无耻!”

    “再不上药,怕是要留疤。”冷夜无奈地举起双手,再不敢轻易触碰自己的身体。

    “留疤就留疤,与你何干?”

    “本尊当真什么也没看见,你若是介意的话,以后你替本尊上药可好?”

    “……”

    玄风浅面色黢黑,尤为粗鲁地替他整理好了衣襟,咬牙切齿地道:“老实点!再敢乱摸,小心我一剪刀阉了你。”

    “全听你的。”

    冷夜摘下了蒙在眼睑上的绸带,缓声应着。

    他攥紧了玄风浅的手,轻声细语地道:“阿浅,让你受委屈了。”

    “松开。”

    “本尊乏力得很,你让本尊靠一会。”冷夜下意识地往玄风浅身上靠去。

    “冷夜,别辜负了真正爱你的人。往后对稚末好一点吧,你既碰了人家,就该对人家负责不是?”

    玄风浅将他推至一旁,郑重其事地道。

    冷夜矢口否认,急声辩解,“不是你想的那样,本尊是清白的。”

    他十分确定,自己从未同稚末有过任何逾矩的行为。

    之所以留着她,纯粹是为了引出幕后黑手。

    “人渣。”

    玄风浅显然不相信冷夜所言,乍然起身,头也不回地出了屋。

    “阿浅,你听本尊跟你解释。”

    冷夜急了眼,强撑起酸痛无力的身子,一瘸一拐地紧跟在玄风浅身后。

    “帝姬,你怎么下榻了?”

    绮鸢见状,忙小心地搀扶着他,“可需要奴婢扶你回屋歇息?”

    “不必。”

    冷夜不习惯绮鸢的触碰,不动声色地挣开了她的手。

    “帝姬为何总是盯着九幽魔尊的背影看?”绮鸢瞅着一手撑着栏杆,一手扶着墙,正缓慢地挪着步的冷夜,轻声问道。

    “你先下去。”

    冷夜每走一步,伤口处都传来钻心的疼痛。

    骤然间,他有些庆幸同玄风浅互换了身体。

    这钻心的疼痛,本就因他而起。若是再让她受着,他只会更加自责。

    玄风浅虽占据了冷夜的身体,可只要回想起昨夜的遭遇,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一头扎入了浴池之中,任由冰凉的池水洗刷着她的身体。

    冷夜站定在浴池边,深深地凝视着池中一言不发,情绪尤为低落的玄风浅。

    “阿浅,过去的事,别再去想。外面的流言蜚语,也别放在心上。”

    “你是不是有病?为何总是缠着我!”

    听闻冷夜的声音,玄风浅乍然浮出水面,没好气地道。

    “本尊确实害了相思病,这会子已病入膏肓。唯有时时刻刻盯着你,心里才能踏实些。”

    “无聊。”

    玄风浅气呼呼地上了岸,正想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突然间又犯了难。

    迟疑片刻之后,她随手将干净的衣物扔至冷夜怀中,“你来。”

    冷夜哑然失笑,“本尊之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容易害羞?”

    “你再动手动脚试试!”玄风浅双手环胸,一脸警惕地盯着他。

    “不是你让本尊帮你穿衣的?”

    “啊!你不要往下看...谁让你往下看的?你这个混蛋!”

    玄风浅察觉到冷夜的视线,愈发抓狂。

    她一手夺过他怀中的衣物,往身上胡乱套去。

    “阿浅,你莫不是忘了,你现在占据的是本尊的躯体?”

    “不准看,就是不准看。”

    玄风浅捂着通红的脸颊,撒腿便往浴池外跑去。

    喜欢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请()穿书之我成了暴君的掌中娇。


同类推荐: 地府巡灵倌天道制霸计划你好,King先生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老婆是鬼王(我老婆是女王)娇宠名后:皇上,您要点脸!(宫阙春迟)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战神狂妃:邪帝,宠上天(战神凰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