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网
首页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209 古庙与佛像

209 古庙与佛像

    初春时分,风和雨总是夹合着来的,拂过山岗树丛的风雨,特别在入夜之后,更叫人觉得凄冷幽惶。

    寂静的山道上空无一人,只有冰冷的月光。山道的尽头处,有一座破旧的古庙。

    这古庙中供奉着一尊佛像,可能许久没有香火,佛像的泥塑金身也脱落了。

    佛前,有三支大红烛噼哩啪啦地燃烧着。庙里的瓦顶破洞透光,四面灰尘满布。只是蛛网垂结的残颓正殿里,生着一堆熊熊的火光。

    篝火旁边,还坐着几道人影,这几个都披着斗篷,其中一人不停的咳嗽。火光闪亮着,映照在几人的脸庞上,便跳动幻现着时明时阴的影像。

    “咳咳咳……”

    “乔大人,你的伤势怎么样了么?”

    旁边另外几人之中,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事,只是挨了那人一记百损掌,我暂时以门中秘法压住伤势,倒也不碍事。”

    “乔大人”全身都宛如在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冰寒气息,面容也是一片铁青。

    这人的斗篷下,穿着的一袭紫色官袍有些儿阴湿,但并没有换下来,他的腰带上,系着一个铁令牌,令牌首端呈如意云尖耳兽形,顶端有方形穿,旁各阴刻一飞翔的蝙蝠纹饰。

    “‘瘟医’孙愧……”

    回想起受伤的过程,“乔大人”憔悴苍白的脸庞上起了一阵痉挛。

    “我只道这人是外道旁门的修士,之前有些小觑于他。这才会被其人暗算,中了他的百损掌,好在我修炼了《龙象印,乃是源自佛门《寂轮五相一脉的神通秘法,这门神通修炼到了极致,肉身能够获得佛力加持,力大无穷,金刚不坏,可惜,我还没有修练到这个境界……”

    “乔大人”极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龙象印是斩邪司之主司徒浩星从《寂轮五相中领悟的一门神通。

    《寂轮五相中号称有四十八种大神通,一百零八种小神通,无拘是领悟其中任一一门法门,都能够由此找到入道的门户。

    正因为如此,佛门才敢声称“广开方便门,化度无量众”。《龙象印纵使不是佛门真传,借由《龙象印也是有机会获得入道。

    “若是我的《龙象印大成,自身金刚不坏,自然也不会中了百损掌的毒,导致功力大损……”

    “乔大人”略显虚弱地开口道:“今天夜里,你们要守好这座庙,三个时辰内,我需要集中精力运功驱除身上的毒素……这三个时辰里,我运功期间,无暇理会外界,你们要提防有人趁我受伤出手!”

    “乔大人,你尽管放心!”

    “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就行了。”

    手下连忙答应下来,他们声称自己一定会守好夜,保证可以安然渡过这一晚。

    “好。”

    “乔大人”也不再多话,他吞下一粒丹药,默默闭上双眼,自行炼运炼道法疗伤。

    古庙之中,氛围也变得沉静下来,众人也沉默不语,破落的殿堂中一片沉寂,仅有偶尔爆起的“噼啪”声在火光里溅起一点星芒。

    突然,从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马嘶声,还有轻快无比的马蹄声。

    “意,这里有间前进的佛寺,看来今晚我们能够找个地方暂时休憩一下,明天养好精神,也好赶去桐柏山……”

    “有人来了!”

    坐在篝火边的一人长身欲起,却被身边的一同伴一把按住。

    “先不要急着出手,看清来者是何人再动手也不迟!”

    他话音刚落,蓦地风声呼呼,大门被人勐烈推开,数道人影跨入门槛,打前头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红衣人,外带猩红披风,一张国字形方脸,也是有如鲜血般赤红。

    他身后也是一群扎着红巾的同伴,人数有七、八人。待到这红衣人踏入殿内,便以一双的然尖锐的眼光打量着火边的这几人。

    “想不到这种荒山野庙,原还有先到的客人,几位是哪条道上的?”

    “我们不过是过路的行脚商。”

    “乔大人”的手下见到这群扎着红头巾的人,也不想节外生枝,澹澹地答道:“来这里也只是避雨,待到天亮后,就会离开。诸位还请自便!”

    “好。”

    红衣人也看不出斩邪司来的这几人虚实,也只能带着几个同伴,寻了个角落,升起火来,在火堆边烘烤起来,只是,庙宇中的双方都时不时朝着对面投去戒备的目光。

    斩邪司的夜蝠们,顾忌着自在疗伤的“乔大人”,只好守在“乔大人”身边,也不敢胡乱行动。

    那红衣人来历也不简单,他也注意到这群斗篷人不是凡俗中人,只是,他也看不出对方虚实。

    双方就这样一直保持着互相戒备的模样,直到这荒郊野外中的佛庙大门被人再度推开。

    “好大的雨!要是再找不到去处,淋了这么一场大雨,怕不是要大病一场!

    ”

    这时,闯入这破庙的是一个年轻的书生,背着个书筐,穿着一身缀着补丁的青衫,冒冒失失的闯入佛庙里,他一见到庙中有这么多人,顿时也吃了一惊。

    “诸位兄台,小生想抄近路去邻县,不想,半途迷了道,今日想要借贵宝地一宿。”

    “原来是个读书人。”

    那红衣人听到这话哈哈一笑。

    “这庙宇是无主之地,阁下请自便好了。”

    书生又看了一眼斩邪司的几人,发现对方没有理会自己,也唯唯诺诺了点了点头,进了庙中正殿。

    “对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淋了血,不妨到这里来烤烤火,也免得受了风寒。”

    红衣人也好心的请他过来烤火,书生也幸然同意,坐到了火堆边,脱下湿透的衣服,借着火烘烤起身子。

    红衣人也借着这个机会,与书生交谈了几句。他是个老江湖,略微攀谈几句,就弄明白了这穷书生的身份。

    这书生姓张,名为俊臣,就住在金河州,他有个亲戚去世,赶路打算去奔丧,谁料到半夜下了大雨,只能来庙里避雨。

    张俊臣与红衣人一番攀谈,到了半夜,困倦到不行,就枕着行囊睡在地上。

    他很快就睡着了。

    到了大半夜,张俊臣被冻醒了,他抬起头来,发现篝火变小了许多,庙的正殿也忽明忽暗。

    “人怎么好像有些变少了!”

    他打了个哈欠,扫了一眼,发现篝火边的红衣人身边的同伴,也一个个昏暗过去,只是本来有七、八个人,现在少了两个。

    “应该是去外面解手了吧?”

    他也没有多响,又闭上双眼继续睡。

    没一会,雨停了,篝火也熄灭了,而庙宇中渐渐响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卡察,卡察,卡察……”

    像是在咀嚼骨头的声音。

    这奇怪的声音有些吵人,书生张俊臣隔了一段时间,又被吵醒了。

    他起身查看,发现两边的篝火都灭了,这次除了红衣人这边的火,连那群披斗篷的几人围着火光也熄灭了。

    古庙之中,只有佛像前的那几根蜡烛还在燃烧。

    呼!

    一阵风吹过,三根粗大的蜡烛一阵摇曳。

    “好奇怪?”

    张俊臣喃喃自语。

    “人怎么又变少了?”

    是的,庙宇的人又少了好几个,这次,红衣人身边的七八人,变得只剩下三、四个,而另一边的斗篷人那里,也明显少了两个人。

    张俊臣心头有些不安,他转了个身子,闭上双眼,只是,这一次他是在装睡。

    “卡察,卡察,卡察……”

    那古怪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阴冷的风声吹了过来,烛光摇晃着,一团巨大的黑影微微一晃,风吹烛动,一闪而过。

    这一次,闭上双眼的张俊臣听的相当清楚,“卡察卡察”,那种嚼肉吞骨的声音非常的清晰。

    “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出于半分恐惧,半分的好奇,悄悄扭过头去,睁开一只眼,暗中打量了起来。

    只见,那正殿中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探出一只手来,将那红衣人抓在手中,张开血盆大口,卡察卡察的咬了起来,发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张俊臣头皮发麻,他偷偷睁开一只眼,看得真切,那吃人的就是供奉在寺庙里的佛像。

    这座佛像本来端坐在神坛上,这时候探出身子,伸出巨大的手臂,正抓住那红衣人剩下的半截尸身。

    “卡察,卡察,卡察……”

    只是几口,红衣人下半身也落入那张深渊般的大嘴之中,那佛像的大嘴布满利齿,上下闭合,嘴角更是鲜血淋漓。

    张俊臣浑身颤抖,无法抑制的恐惧让他几乎要吃出声来,他紧紧闭上嘴,因为他知道一旦发出叫声,那他就真的难逃一死。

    突然,就在这时——

    佛像的头机械的扭了一下。

    它,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张俊臣,伸出漆黑的手臂,五根尖指骤然变长,朝着书生抓了过来!

    “妖孽!好大的胆子。”

    伴随着一声暴喝,盘坐不动的“乔大人”勐地伸筋拔骨,低开似闭的双目勐地睁开,眼睛里有一道万字佛印。

    轰!

    《龙象印瞬间发动,他全身上下金光流转,双手结印轰出,大气震颤,罡风澎湃,“乔大人”双手结出的佛印,一击就撞在了这诡异佛像的胸前!


同类推荐: 我在诸天有角色横炼爆诸天从明教教主开始纵横诸天合道穿越者修真指南灵气复苏:我能重铸万物诸天夺运路诸天从陆小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