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31、丞相的工具人继妻(31)

31、丞相的工具人继妻(31)

    最新网址:www.wx.l</p>他皱着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跟着许雪柔出来的仆妇连忙回答道:“少爷,这是夫人吩咐送回宁远伯府的许家小姐。”

    洛睿一听是继夫人家的事,就有心不想理会了,却不想许雪柔看到他就跟见了救星一样,使劲地挣脱了按住她的仆从,哭得泪眼朦胧,可怜楚楚地朝洛睿扑过来。

    “洛少爷!救救我!”

    洛睿惊得后退了几步,不解地问道:“救你?你不是被继夫人送回家吗?难道是犯了什么事?”

    许雪柔一听被噎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她还能说自己不想回宁远伯府,想留在相府来勾搭你么?

    旁边的仆妇连忙对洛睿告罪,直接揭了许雪柔的脸皮:“是许小姐没有马车回不了家,夫人说借她马车送她回去,许小姐不肯,想留下来,夫人不同意便派小的们强送许小姐回去……”

    洛睿顿时了然,许雪柔听了仆妇的话却羞愧得脸都快红得滴血了,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仆妇嘴巴居然这么利索,把真实原因说出来了,让她想找个借口来掩饰一下都来不及。

    “洛公子……不是、不是这样的……”她只得掩面而泣地解释,低垂着头,露出自己雪白纤细的脖颈、纤弱袅娜的身姿,想让洛睿心软怜惜。

    可惜洛睿是个不解风情的,他对自己继母的事向来避之不及的,哪里肯和她娘家的人扯上关系?

    因此只对仆从们道:“那你们就听继夫人的,送这位许小姐回去吧。”

    说完后便完全不管许雪柔在身后的哭求,头也不回地回府了。

    许雪柔便只能哭哭啼啼地被送回了宁远伯府。

    先一步回去的宁远伯夫人见自己的孙女形容狼狈地被人送回来,惊愕地问:“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怎么也得想办法留在相府吗?”

    许雪柔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今晚可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偏偏还被想勾搭的对象洛公子看到她这样不堪的一幕,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被祖母一问,更是满腹心酸:“孙女、孙女想了,可、可是三姑姑她完全不理会,硬是要把我送回来……”

    不管宁远伯府的人怎么希望破灭了,对许时初破口大骂,恨意更深,反正许时初这边却是神清气爽的。

    因为之前管事的洛雅清已经出嫁,府中虽然有洛长青指派管理家事的忠心嬷嬷,但有些事情却还是要主人来决定的,因此忙碌的婚宴过后,许时初不得不忙一会儿。

    洛睿送完客人回到客厅,许时初看见他,想起自己那个想勾搭他的糟心侄女,为了自己以后能在相府里待得安宁些,便提醒他道:

    “我有个侄女儿看上了你的身份地位,想要成为你的妻子,她这次没能借着我的理由留在相府算计你,很可能会想其他办法,你自己在外的时候注意些,被算计成功了的话可别怪在我头上,我现在已经提醒你了。

    还有,我跟宁远伯府的关系不好,她要是打着我的名头接近你,你不要上当,否则要是出了事,我是不认的,要是你迁怒在我身上,我也会毫不留情地回击你,别说我没有事先说明。”

    洛睿听了她的话,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继母居然就这么开诚布公地跟自己说了,丝毫不给娘家留脸面,看来她说自己与娘家关系不好是真的。

    “多谢继夫人的提醒,我会注意的。”洛睿没有拒绝许时初的好意,能被提醒好让自己有所提防也是好的。

    洛睿身为洛丞相唯一的儿子,亲事不知道被多少人算计过,因此听到许时初说她娘家也来算计他,心中倒是没有迁怒的想法,毕竟她又没有参与进去,还对自己“坦白”了。

    “夫人!老爷今晚喝得太醉了,如今还在闹腾着,没有睡下,似乎还有些发热了,夫人要不要去请个太医来看看?”洛长青的随从书齐突然急冲冲地找到许时初,一脸担忧地问道。

    许时初听了,一指身旁的洛睿,说:“老爷的事找你们少爷,我忙了这一天也累了要早点回去休息。”

    说完便扶着丫环的手离开了,没有一点担忧的模样,更别提回去看看洛长青了。

    洛睿虽然看到继母对自己父亲没有丝毫情意的模样有些不舒服,但这点不舒服很快就消失了,没有情意才好,这样才不会取代自己亲生母亲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洛睿不厚道地想道,转头看到书齐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等自己拿主意呢,便连忙抛开那些想法,吩咐道:“快去找太医来,我去看看父亲。”

    等到了洛长青的卧室,果然看到他很不安稳地躺在床上,皱着眉闭着眼像是很不舒服地翻来覆去,一个仆从正拿着帕子给他擦脸。

    “父亲!父亲!”洛睿喊了几声,担心地看着洛长青发红的脸。

    洛长青听到喊声,艰难地睁开眼,眼神却不如平时清醒凌厉,反倒有些茫然,似乎没有认出儿子来。

    “给父亲煮一碗解酒药来。”洛睿吩咐下人。

    “已经给老爷喝过解酒药了。”仆从回答道。

    “一碗没用那就再煮一碗!”洛睿见父亲难受的模样,便又吩咐道。

    没用多久,解酒药就煮好送上来了,洛睿伺候着父亲喝下,过了一会儿,洛长青才似乎清醒了些,张开眼看到洛睿,开口道:“睿儿?你怎么在这?这么晚了还不会去休息?”

    “父亲似乎病了,儿子不放心父亲,等太医来看过才行。”洛睿回答道。

    “我没这么脆弱。”洛长青用胳膊挡住自己的眼睛,说,“只是今天清儿出嫁了,我心情不好多喝了些酒。”

    “父亲,妹妹出嫁是大喜事,妹夫一定会好好待她的,您不必担心。”洛睿知道自己父亲有多疼爱妹妹的,因此劝道。

    “终究是嫁去了别人府上,不在我眼前,我怎么能不担心?”洛长青叹道,“如今只希望那周文存是个好的,能不辜负你妹妹了。”

    “我看周文存对妹妹情深义重,怎么会辜负妹妹呢?父亲您这是关心则乱了。”洛睿道。

    洛长青却摇了摇头,只觉得儿子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人心难测。


同类推荐: 美漫世界的怪盗基德末日从噩梦开始诸界末日在线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带着火影到大唐美漫世界的武者重开地狱之凌驾万界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