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46、丞相的工具人继妻(46)

46、丞相的工具人继妻(46)

    最新网址:www.wx.l</p>“相公!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秦梅娇俏清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没一会儿笑意盈盈的她就走到了厅堂。

    “原来是办家宴吗?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我好让厨房多加几个菜。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突然办起家宴来了?”秦梅只是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菜,便疑惑地问道。

    显然她没有仔细看清楚那菜肴的模样,否则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梅问了这么几句,才跟洛长青和许时初问安。

    “办什么家宴?你拿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桌上的饭菜!”洛睿看见她依旧单蠢的模样,忍不住怒声说道。

    秦梅听见丈夫责怪的语气,才不高兴地嘟着嘴认真看向那些饭菜,这一看她就惊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厨房的人是怎么做出这样的东西的?给猪吃吗?”

    “原来少夫人也知道这些东西是给猪吃的啊?”许时初冷笑着瞄了一眼秦梅,“那怎么送到我院子里去了?还是少夫人觉得我只配吃猪食?”

    秦梅刚要腾升的怒火一下子就熄灭了,满脸惊慌地否认道:“不,我、我不知道是谁把这样的饭菜送到你院子的,肯定是下人自作主张!”

    然后她又扯着洛睿的衣袖急忙解释:“相公,这真的不是我做的啊,你一定要相信我……”

    其实她这个反应已经是不打自招了,毕竟如果真的不是她吩咐人做的,第一反应应该是问清事情原由然后处罚罪魁祸首,而不是此地无银地企图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

    “秦氏!你当我是傻子吗?”洛睿咬牙切齿地说道,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妻子这么蠢,连找人麻烦都这么浅白,漏洞百出。

    “老爷,厨房的人来了。”书齐把厨房一干人全喊来了。

    秦梅一看,顿时脸色煞白,额头渗出汗来。

    “审!”洛长青面无表情地对书齐说道,“不肯说实话就狠狠地责罚。”

    洛长青俊美的脸上如沉霜寒雪,气势慑人,不说仆从了,就连秦梅和洛睿都隐隐无法抵抗他的怒气,握紧了拳头才忍住没有颤栗起来。

    唯一的例外是许时初,她像是根本没看见洛长青的脸色一样,坐在一旁一边慢条斯理地喝茶,一边看书齐审问厨房的人。

    洛长青垂眸看了仿佛与其他人不在同一个世界的她一眼,心中无奈、愧疚,还带着不自知的一点不甘心。

    他其实有些看不懂许时初,她善经商、好享受、心思玲珑,识时务又性情凉薄,她的娘家早就被她抛在脑后了,而除了她那个小侄子外,其他人似乎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连他这个名义上的丈夫也一样,她对待自己与对待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不卑不亢,即使要利用他的权势也是公平交易,利益分得很清楚,不占他的便宜,却也绝不肯让他占一丝便宜。

    难道自己真的没有魅力了吗?洛长青罕见地开始怀疑起自己来,他自认长得还不错,年纪也不大,正是壮年就已经位高权重。

    那么为什么自己这个继夫人却没有跟其他女人一样对自己心怀爱慕?他虽然连儿子都娶妻了,可想要跟他投怀送抱的女人却从来没少过……自己这样的男人,她为什么不喜欢?

    如果许时初知道洛长青此时的想法,肯定会嗤笑不已,男人就是这样贱,明明他自己早早就警告过别人不要对他有非分之想,可当人家真的对他没想法,安安分分离他远远的时候,他反倒开始疑惑别人怎么没有倒贴过来攀附他,真是自我感觉良好、贱得慌。

    许时初猛地看向洛长青,洛长青被她凌厉的眼神刺了一下,又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上许时初就是有些心虚。

    幸好书齐拯救了他的尴尬:“老爷,都审问完了。”

    “审出什么来了?”洛长青又恢复了身为丞相的稳重,问。

    “经过审问,是大厨张氏收了少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红袖的一笔银子,说是以后给夫人送的膳食降了一等,暗示继夫人不得老爷宠爱,少夫人才是相府名正言顺的主母,张氏见利忘义,便用厨房每天淘汰的次料给继夫人做膳食……”书齐一一说道。

    “不!不是奴婢,奴婢没有做过这些事!”秦梅身边的一个丫鬟一听,立马就跪了下来,慌张地辩解,

    “奴婢与继夫人无冤无仇,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定是那张氏冤枉奴婢的,奴婢之前与她有些争执,现在她就来攀咬我!求老爷、少爷明鉴……”

    想来这便是那个红袖了,许时初饶有趣味地看着她,她倒是个口齿伶俐的,辩解起来头头是道。

    而那边的秦梅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慌得满身冷汗,她死死地盯着红袖,只希望红袖能识相点,自己担了罪名,不要把她出卖了。

    “就是你!你给我的银子我还没用完呢,就放在我那屋子里,对了,包着银子的那手帕也是你的,上面绣着一个袖字!府里除了你谁会绣这个字?”被打了板子的张氏听见红袖的话,立刻凶狠地反驳。

    她现在恨死红袖了,要不是红袖用银子收买她,她哪里会受这种罪?现在还能好好当她的大厨。

    红袖听了她这话更慌了,顾不得其他,忙哀求地看向她的主子秦梅,希望秦梅能救救她。

    可秦梅哪里敢替她开口?她都自顾不暇了,因此咬着唇紧紧盯着红袖,隐晦地对她摇头。

    红袖顿时脸色一白,突然眼神一定,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而秦梅急得不行,张口无声地对她说了几个名字。

    红袖看见她的唇形,顿时心如死灰,失去了所有生机一样,趴在地上,说道:“是奴婢做的……奴婢看不惯继夫人为难少夫人,才自作主张给继夫人使绊子。”

    许时初讽刺道:“你说我为难少夫人,原来我没同意把花免费送给她就是为难她了吗?你这丫头倒是忠心可嘉……”

    秦梅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作出愤怒的模样责骂红袖:“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继夫人也是你一个小小的丫头能拿捏的?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子了?”

    然后她又对洛睿义愤填膺地道:“相公,你一定要好好惩处这些奴大欺主的东西!”


同类推荐: 美漫世界的怪盗基德末日从噩梦开始诸界末日在线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带着火影到大唐美漫世界的武者重开地狱之凌驾万界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