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64、丞相的工具人继妻(64)

64、丞相的工具人继妻(64)

    最新网址:www.wx.l</p>洛长青一直都知道自己续娶的夫人长得很美,可他还是第一次被她的美狠狠冲击了一遍,让他的灵魂都仿佛为她颤栗了起来。

    他掩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极力掩盖住自己险些失态的模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如同天人一般的人向他走来,心如擂鼓。

    许时初走到了凉亭两三丈处才发现洛长青的,她挑了挑眉,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洛长青此时已经从对许时初的惊艳中恢复了往日的不动声色,他回答道:“我来你这里散散心。”

    “哦,那你继续散吧,我刚从外面回来,有些累了,要梳洗休息一番,先告退了。”许时初也并不跟他客气。

    洛长青看着许时初粉面生霞、光彩照人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她刚远门而归的劳累与疲惫,但他没有办法揭穿许时初的话,于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领着一群人离开了。

    之前还一片寂静的院子一下子就因为主人的归来变得鲜活起来,仿佛一汪死潭注入了活水,有了灵魂的生动。

    而先前留守在院子里没有跟许时初一起出门的仆从们更是像被吹了一口仙气似的,脸上不由自主就露出了真实的笑容,连走路都步步生风,干起活来都格外利索。

    可见许时初这个主子是被他们真诚地敬爱着、喜欢着的,而不不仅仅是对主子的敬畏。

    许时初就是他们的主心骨,他们对她的归来而高兴。

    洛长青跟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个场面,哦不,他就是个局外人,跟这里格格不入。

    他也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许时初名副其实的“外人”,一直都没有被她真正地接纳过,但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受到这点:他是相府说一不二的主人,但在这里,他只是个客人,许时初才是主人,这院子里的人都围绕着她而转。

    洛长青却是第一次对此感到不甘甚至委屈,于是冲动之下,他花也不赏了,直冲冲地往许时初的房屋走去。

    “哎呀相爷!咱们夫人现在还在梳洗,并不方便见人,请相爷留步!”守在门帘边的丫环看见他,脸色一变,慌忙阻拦道。

    “怎么,我又不是外人,连自己夫人的房间都不能进去吗?”洛长青板着脸迁怒道,他现在不想讲理,只想照着自己的心意做事,于是就破天荒地有些不管不顾起来。

    守门的丫环哪里见过他这幅模样,吓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但她还是尽忠职守地拦着:“可、可夫人没同意让您进去。”

    她不明白,相爷不是一直都与夫人“相敬如冰”,很注意与夫人的关系,守着疏离、客气的边界从来没有过界的么?为什么这次却不一样了呢?

    洛长青朝书齐使了个眼色,书齐立刻会意,拉着小丫鬟走到了边上,说:“你说的这是什么傻话?老爷与夫人是夫妻,哪里是他不能进去的?”

    于是洛长青就长驱直入,进了许时初的房间。

    然而他刚进去掀开帘子,就感觉到一股带着香味的热气扑面而来,他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抬眼一看,果然正对上浴桶中对他怒目而视的许时初。

    只是瞄了一眼,洛长青脑袋就轰地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裂开来。

    其实他只看到她如同雪一样白皙晶莹的肩膀……

    许时初洗的是花瓣澡,肩膀之下都被花瓣遮盖着,只露出个脖子和脑袋。

    “把他给我赶出去!登徒子!”许时初娇颜一沉,冷冰冰地说道。

    此时伺候许时初洗澡的丫鬟们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慌忙七手八脚地把洛长青从浴室里推了出来。

    “相、相爷,您、您不能进入这儿,夫人在洗澡!”

    而洛长青刚“叛逆”冲动了一次,就闯进了许时初洗澡的地方,令他面红耳赤又心虚懊悔,觉得许时初这会儿肯定误会他是个色胆包天之徒了。

    向来风度翩翩,从没有失礼过的洛长青脸上又红又白,但他到底是经历过许多场面的人,老谋深算又脸皮奇厚,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淡定的表情。

    还在外面跟许时初道起歉来:“抱歉,夫人,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唐突了,我去前室等夫人洗完澡出来。”

    “滚!”许时初朝他吼道。

    而洛长青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翘起了嘴角,心情舒畅起来,之前那些莫名的气闷不甘都消失无踪了。

    他又恢复成那个长身玉立的俊美相爷了。

    而内室里泡澡的许时初也并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生气,她又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代女子,别人看了胳膊都羞愤欲死。

    她在别的世界里连比基尼都穿过,露胳膊根本不算事,当然,就算洛长青真的把她全身都看光了,她也不会多在意。

    许时初灵魂里就是一只兽,难道还指望她会在意什么贞节牌坊?

    倒是洛长青刚刚那看自己看呆了的脸红模样有点可爱,秀色可餐。

    明明平时那么稳重可靠的一个男人,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脸色的,可只是看见她洗澡就变得跟没见过女人的青涩少年似的,格外地让人生出想糟蹋、蹂躏他的心思……

    只是可惜了,他只能看不能用。

    ——许时初在心中惋惜了一下下。

    洛长青坐在桌子旁,不停地喝着茶,表面上依旧是那幅不动声色的稳重模样,可要是仔细地看他,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没有焦点,显然他在走神。

    那他此时在想些什么呢?不是朝堂上的大事,也不是儿女的繁琐事,而是他刚刚不小心瞄到的许时初泡澡的那幅场景。

    难道他真的是清心寡欲太久了,所以才见到这点场面就受不了了?

    洛长青轻咳了一声,终于发现自己那不妥的想法,连忙收敛了心神。

    此时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洛长青眼里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期待看去,然而等他看清了,就不由地失望了。

    “昭昭,是你啊。”洛长青说道。

    杜昭也刚洗完澡过来,整个人都圆嘟嘟红扑扑的,像只看到他,连忙乖乖地问好:“老爷。

    洛长青皱了眉:“叫什么老爷,叫姑父。”

    “姑父?”杜昭疑惑地叫了一声,以前他都是喊他老爷的,不知道这回却为什么要他改口。


同类推荐: 美漫世界的怪盗基德末日从噩梦开始诸界末日在线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带着火影到大唐美漫世界的武者重开地狱之凌驾万界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