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138、丈夫重生了(22)

138、丈夫重生了(22)

    最新网址:www.wx.l</p>之后的几天,官员们都忙着灾后的事情,柳涧和崔英都只是匆匆回家看了一眼,便又回衙门忙碌去了。

    柳时初做不了其他事情,便捐献了不少钱财米粮给朝廷,她不缺这些东西,能用这些东西来帮其他人,她也是愿意的。

    事实上,要是她提前知道会地震,肯定早就告诉柳涧,让他想办法做一些预防措施,免得老百姓伤亡太惨重。

    但柳时初并没有提前知道,因为在原本的世界轨迹中(也就是崔安华重生的这辈子,而崔安华的上辈子,原主是经历过这场地震的,只是时初接收的原主的记忆是崔安华重生之后的),原主在这场地震之前就死掉了,根本不知道会发生地震,所以她的记忆中没有这场地震,时初自然也就不会知道。

    如果谁能提前预知,那只有一个人,就是重生的崔安华,崔安华已经活过一辈子了,应该是知道这场地震的,可惜他似乎并没有给谁预警。

    凉州城里,刚派了一队人马去对付那些侵边的戎人的崔安华,听到刚从京城来报信的信使的话,忍不住震惊地问道:“地龙翻身?你说京城前几天地龙翻身,死伤了很多人?”

    他抓住一身狼藉的信使,不敢置信,然而他忽然想到上辈子确实是听到过京城发生地动的事的,可惜他根本没怎么放在心上,一是因为京城离凉州太远,就算地龙翻身这种大事发生了也不会在凉州引起大讨论;二是此时戎人匪军时常侵边,他正忙着这事,根本没心思关心京城的事。

    然而因为他的不关注、不重视,现在他受到教训了。

    信使以为他是担心京城里的家人才这样失态,便又回答了一次:“是的,地龙翻身,死了很多人。”

    “那家里怎么样?老夫人和夫人他们她们有没有事?还有新生下来的几个小主子呢?”崔安华急忙问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信使,生怕从他口中听到噩耗。

    信使被他这么看着,压力很大,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属下、属下不太清楚,不、不过老夫人、夫人应该没大碍,要是出了事,肯定府里会有人来找将军的,现在没有人来找,那就一定没什么大事……”

    崔安华放开他,不知道是自我安慰还是真的相信了信使的话,口中喃喃道:“你说得对,她们肯定没事的……”

    他想起上辈子他死的时候,他娘和江问月都还活得好好的呢,于是顿时放下心来,既然上辈子她们都没事,那这辈子肯定也没事。

    他这口气一松,顿时觉得背心都凉了,原来他刚刚因为紧张和担心,出了一身冷汗。他挥挥手让信使下去休息,便自己一个人定定地坐着回忆起上辈子的事情来。

    上辈子,他是在许久之后,才从柳时初的来信中得知有过一场地震的,只是柳时初信中并没有描述这场地震的严重程度,只是淡淡地述说,说虽然家中倒塌了一些旧屋、伤了一些人,还有几个下人不小心被砸死了,但其他人都平安,让他不要担心,说是只要她在,就一定会好好护着一家人,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正是因为柳时初的轻描淡写,以及上辈子他再一次回京城时京中倒塌的房屋都重建起来了,地震留下的旧迹并不多,因此崔安华才以为这场地震并不严重,所以这辈子即使他重生了,也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于是也就没提前告知崔母和江问月,让她们提前做好防备。

    想到这些,崔安华心中百味掺杂,不可否认,柳时初真的算得上一个贤妻良母了,只要她在,家中的一切事情就都不需要他担心,他在外面丝毫不用为家人分心,才能心无旁骛地建功立业。

    上辈子柳时初把这场地震的严重程度淡化了,肯定是不想让他担心家里,可正是因为她的好意,才让他忽略了这场地震,导致他这辈子没能给母亲和江问月提醒,所以他又有些怨怪柳时初的“懂事”。

    要是柳时初知道他是这么想的,肯定会觉得上辈子的原主真是好心当了驴肝肺,崔安华这种人就不应该对他太好,否则他不知道因为一件什么事就怨怪上你。

    而现在,崔家的当家主母是江问月了,不知道她能不能和上辈子的柳时初一样,坚强地支撑起一家人了。

    当然是不能的,地震到来的时候,江问月就吓坏了,她当时正在丫鬟的环绕下试穿新衣裳,正高兴着呢,就地震了,江问月当时就吓瘫在地上,两只脚软得动都动不了了,脸色更是煞白。

    正地动山摇的时候,还是她的奶嬷嬷使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她从房里拖出来,幸好她的房间里门外并不远,奶嬷嬷才能把她及时拖出来。

    只是她是逃出来了,可她的三个孩子还在屋子里睡觉呢。

    那几个奶娘一看到地震,就只顾着自己逃跑了,根本没想到抱着孩子一起逃,于是等江问月逃出来想起孩子的时候,大家都傻眼了,因为孩子一个都没带回来……

    “你们快去把孩子抱出来!孩子要是出事了,那你们也要跟着陪葬!”又惊慌又愤怒的江问月也顾不得柔弱了,气急败坏地对逃出来的下人们喊道。

    起初下人们怕死,自然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肯进去救小主子,但一听江问月说要人陪葬,他们便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

    江问月自己却是不敢进去的,只一味地趴在地上呜呜地哭,哭得肝肠寸断一样。

    即使下人们又跑进去救三个孩子了,但因为救得迟了,三个孩子中的两个都受了伤,一个小少爷被砸伤了手掌,鲜血淋漓;而唯一的一个小小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伤了小脸,伤口很深,三个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

    江问月见孩子受了伤,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了,好一会儿缓过来后,便扑了上去,泪眼婆娑地看着受伤的两个孩子,痛苦地喊道:“怎么会这样?孩子受伤了……呜呜……我该怎么办?崔郎,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我和孩子都需要你呀……”

    江问月只会哭,小孩子哭,她也跟着哭,地震停了后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组织下人们处理后续事情,下人们魂魄未定,见主母这副模样,也忍不住跟着哀哀戚戚地哭,于是一时间,这崔家正房就哭丧一样只顾着哭了。


同类推荐: 美漫世界的怪盗基德末日从噩梦开始诸界末日在线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带着火影到大唐美漫世界的武者重开地狱之凌驾万界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