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211、大郎,该喝药了(21)

211、大郎,该喝药了(21)

    楚然清醒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墙壁和屋顶挂了一大片惨白的蜘蛛网,他惊愕地猛地起身,却忽然头晕了一下,同时感觉到身上各处的剧痛。

    好不容易歇过了一会儿,他才没那么晕了,等看清自己身上那套灰扑扑还打着很多补丁的衣服,他就呆住了,冷冷地看了许久。

    他有些嫌弃地用手指扯了扯衣服,有种感觉,他似乎从来没穿过布料这么差的衣服,那他是谁?他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谁的楚然,心中一慌,四处打量起周围来,等他看清屋内破败陈腐的墙壁时,就更加不安了,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撑起身子,慢慢地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好不容易走出房门,就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清秀姑娘,正端着一个碗向他这边走过来。

    卫二娘正想着去喂楚然喝药呢,就看到楚然脸色苍白地出来了,立刻惊喜地快步走过去,高兴地说道:“你终于醒啦?真是太好了!不过你身上有不少伤,又刚刚发过烧,还是继续在床上休息才好……我、我扶你回去吧?”

    卫二娘有些脸红地说道,但她手里还有药,便连忙把药端进刚刚楚然出来的破房里,再飞快地出来,想把楚然扶回去。

    楚然身体虚弱,也站得累了,便由她扶着回去了。

    “你、你是我妹妹?”楚然有些疑惑地问道,但却感觉对这姑娘十分陌生,并没有亲人间的熟悉。

    卫二娘羞涩地摇摇头,说:“这位公子,我不是你的妹妹,我几天前在山上看到了受伤晕迷的你,就把你救回来了,现在你才清醒过来,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

    楚然心中更加茫然了,原来这里并不是自己家,怪不得他总有种怪异的感觉,觉得他家不应该这样家徒四壁才对。

    “那这位姑娘,最近有人来找过我吗?我似乎也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了……”楚然有些期待地问卫二娘。

    “什么?你想不起自己的身份了?!”卫二娘一听见他这话,顿时震惊得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起来,显得有些尖锐,像是质问和不满。

    楚然被她这突然爆发的模样吓了一跳,卫二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妥,连忙弥补,说:“对不起,我也只是有些震惊,没想到你伤得挺重的,连记忆都丢失了……你要是一直想不起自己的身份,那你家里人也会担心的吧?”

    楚然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但他现在真的对以前的事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受伤。

    卫二娘见他心情十分不好的模样,连忙端起那碗药,说:“先别急,也许你过几天就能想起来了呢?现在先喝药吧,你身上的伤不能耽搁了。”

    楚然没有拒绝,端过药一口气喝完了,卫二娘有些遗憾不能亲手喂他。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了,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楚然跟卫二娘打听消息。

    卫二娘本来就存着攀附贵人的心思,自然把楚然想问的情况都一一说出来了,还不着痕迹地表明了自己一家为了给他请医买药,还卖了自家赖以为生的十亩田地。

    楚然听了之后果然非常感动,觉得卫家人真的善良仁义,为了救自己一个陌生人,居然舍得卖田地,这可是亲人才有的待遇啊!

    楚然对卫家的印象立马就好了起来,也不觉得自己住的这破屋子太破旧了,明明自家十分贫穷,却还肯为了他卖田地,就显得卫家人的道德品行更可贵啊,他要是嫌弃自己住得不舒服,那不是厚颜无耻了吗?

    于是,失了忆的楚然被卫二娘和其他卫家人忽悠得团团转,即使每天吃得很差,住得更是非常不舒服,也没有抱怨过。

    不过条件再差,过了几天之后,楚然身上的伤也好了许多,可以拄着拐杖出门散散步了。也许因为他是卫二娘救回来的,所以他一般出门都是卫二娘陪着,他习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是卫二娘温柔体贴。

    “那边怎么了?这么吵闹?”楚然远远地看到一户人家院子外围了许多人,说说笑笑的,显得十分热闹。

    卫二娘往那一看,立马就认出来那是她的便宜大哥卫大郎新建起来的房子,今天正是办乔迁宴的日子,村里人正去那儿吃席呢。

    “是村里的一户人家办乔迁宴。”卫二娘轻描淡写地说道,她不想让这位贵公子与卫大郎扯上任何关系。她总觉得她那位便宜大哥自从因伤重被赶出家门之后,就变得深不可测起来,像是能看穿人心似的。

    “乔迁宴?那咱们也去看看?那房子似乎建得还挺雅致的。”楚然说道,他虽然失忆了,但常识还是有的,知道办乔迁宴都是客人来得越多,主人家就越开心,毕竟人气代表着人丁兴旺,新房子就想要旺盛的人气。

    卫二娘一噎,没想到楚然居然会有这个想法,连忙说道:“那户人家跟我们家不太对付,脾气也大,更何况他们家也没邀请我们,我怕去了尴尬……”

    楚然一听,只得打消了念头,既然是自家恩人的对头,那他肯定不能去了,只得遗憾地问道:“那你们两家怎么结怨的?他们家嫌贫爱富?”

    他远远地看着那崭新漂亮的新房子,想起卫家四处漏风的破房,便猜测道。

    卫二娘顿时神情一僵,她虽然不喜欢卫大郎,也不能昧着良心说他嫌贫爱富,毕竟他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自家才是富的那个呢,要说嫌贫爱富也是他们家……

    她支支吾吾地说道:“不是……那家人是我同父异母的大哥大嫂,分家过继出去了……跟家里人关系不太好,可能对爹娘兄弟有些误会……”

    她只字不提是什么误会,关系为什么不好,果然听她这么含糊地一说,楚然就根据自己的脑补自以为知道了真相,为自家恩人不平,说:“那肯定是你那大哥大嫂觉得爹娘偏心下面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了,就怨恨上了,闹着出去另立门户了,对不对?”

    卫二娘眼神躲闪含糊不清地点头,非常希望别再说这个话题,她怕说得越多露陷越多,到时候不好收场。


同类推荐: 美漫世界的怪盗基德末日从噩梦开始诸界末日在线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带着火影到大唐美漫世界的武者重开地狱之凌驾万界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