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古风小说
首页降生记 第二百三十六章徐司命代理‘少司命’

第二百三十六章徐司命代理‘少司命’

    最新网址:www.wx.l</p>“可天后不是不知晓,即便天族与羽族联姻,羽族未必会臣服于天族,那为何还要公主做没必要的牺牲呢?”东方玉儿道。

    “什么叫没必要?天族的一统,大过一切。”天后威喝道。

    东方玉儿真是一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面对天后威怒没有一丝慌怕,反而朗朗的怼道:“天后不可能看不出,这桩联姻不仅对天族的一统,没起到任何的作用,还反而自降身价与威严。为什么,明明是桩不明智的联姻,却还进行?”

    天后脸上掠过一丝诧然,目有所思的看着东方玉儿,终于明白东华帝君为何那么赏识东方玉儿了。

    天后微微俯下身来,阴冷的气语,问:“为什么?你那么聪绝顶,会不知道?”

    东方玉儿被天后那抹阴冷吓得怔了怔。

    紧接着天后话里带话的又说,“你很聪明,但是越是聪明的人,越会走歪路。因此本宫劝你,有时候当个傻子未必不是件好事,别重蹈你父亲的路。”

    这是在警告吗?

    东方玉儿难以置信的望着,天后那双威慑得让人畏寒的眼睛。

    东方玉儿双腿不由微微颤了颤,隐隐觉得父亲的被贬,与天后脱不了关系。

    就在东方玉儿畏恐得不知所措时,紫兰采了三株圣莲花回来了。

    天后脸上变回了那面端庄、慈爱的人设。

    天后将紫兰采来的两株圣莲花,分别了一支给紫兰和东方玉儿,自己也要了一株。

    东方玉儿不摸不透天后要做什么,微惶的接过天后递来的圣莲花。

    “圣莲花是本宫的爱物,本宫今日高兴就分一株给你们。你们最好用天山的天泉将它养着,再将一缕元气注进花苞里,过些时日,你们再去看看,会发现意想不到的东西。”话落,天后施了一道法,取下自己身上的一缕元气,注入圣莲花的花苞上。

    虽说取走一丝元气不会伤及仙身,但也不是件好事。

    天后这番惊举,把紫兰和东方玉儿吓得个蒙怔。

    天后注入元气后,望着微怔的紫兰和东方玉儿微微的笑了。

    天后转入正题,“好了。你们也知道锦阳的婚期将近,北寒路途遥远,让本宫最为头疼的是,不知选谁来做这护亲的队长。本宫得知你俩与锦阳乃是金兰之交,因而本宫唤你们来,是要你们当这护亲队的队长,护送公主出嫁。”

    天后也不管东方玉儿与紫兰是否愿意,硬生的将这个天令发给俩人。

    天令不可违,东方玉儿和紫兰内心即便多么的不愿意,当这个护亲队长也只能接受。

    当紫兰,东方玉儿接过天令时,天后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的笑意,内心又在盘算着些什么。天后欣慰的看着东方玉儿与紫兰,很是放心的说:“你俩一人有勇有谋,一个谨言心细,锦阳有你俩护送,本宫就放心了。”

    东方玉儿与紫兰相视一眼,俩人都知道这是可个难办的差啊!

    深知是个难差,可天令不可违,东方玉儿和紫兰内心有多么的不愿意当这个护亲队长,也只能接受。

    …………………………………………………………………………………………………………………

    公主出嫁乃是大事,加上护送公主出嫁是要离开太晨宫些日。

    东方玉儿决定把少司命一职,暂由徐司命代理。

    当上‘少司命’一直是徐司命梦寐以求的梦想,当听到东方玉儿让她暂时代理‘少司命’一职。

    徐司命高兴得眼泪都掉下来,连声感谢东方玉儿,还誓誓旦旦的向东方玉儿保证,定会替东方玉儿管理好命簿楼,处理好一切事务,不会辜负东方玉儿对她的厚望。

    徐司命的办事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东方玉儿自然相信徐司命会管理好命楼。对于徐司命的感恩戴德,东方玉儿只是欣然一笑。

    望着徐司命脸上那抹眉飞色舞,顺义很是不爽心在嘟囔,“玉儿姐姐不是傻了,少司命一职怎么让老姑婆来代理?”

    ‘老姑婆’在这里是贬义,是顺义专给徐司命起的外号。徐司命年纪大,辈份高,人人都要尊称一声姑姑,平日里总是倚老卖老,啰里啰嗦,一把年纪还没嫁人,因而顺义给徐司命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待徐司命走后,顺义意难平的问:“玉儿姐姐降生回来,你失忆了吗?”

    东方玉儿一脸茫然的望着顺义,不解的问,“顺义弟弟,此话怎讲?”

    “玉儿姐姐,忘了老姑婆之前是怎么整你了吗?”

    哦?

    东方玉儿听出来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啊,就是那么记仇!帝君不是常教导我们,海之所以浩瀚,那是因为海纳百川。你若要使得他人尊敬,拥戴,那必需要有一颗如如海般宽容的心,做任何事都要公平分明。再说,徐司命当初整我们,那也是迫不得已,天君、天后的命令谁敢违抗?”

    “谁告诉你,她是迫不得已的?”

    “她啊!”

    “哎呀!我的好姐姐,老姑婆的话你怎能相信?”顺义真服东方玉儿这智商,怎么就相信了老姑婆的话了呢?

    东方玉儿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我为什么不能相信她的话,就因为之前有过节?”

    “哎呀!我的好姐姐,就算你要宽容,要大度,要受人尊敬、拥戴,也不能让她代理‘少司命’一职啊?”

    东方玉儿有些莫然了。

    顺义又说:“姐姐不是不知道,那老姑婆就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待你走后她定会整我们的。”

    东方玉儿与徐司命共事的这些日子,没觉得徐司命有那么传言那么坏,也没觉得徐司命有顺义说得那么不堪,自己能这么快上手,还多得徐司命的尽心尽力辅助。

    东方玉儿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觉得是顺义多想了。

    “惨了!惨了!那老姑婆早已看我不顺眼了,待姐姐走后,我定是被她整得最惨太个。”顺义越说越慌张。

    “徐姑姑不至于,会这么做吧?”

    “什么不至于。姐姐,你看那老姑婆长着一张苦瓜脸不说,还整日黑着,像人人都欠她似的。都老妖年纪了,还不嫁人…”顺义越说越离普,更让东方玉儿觉得顺义就是偏见多想。

    “可,公主的婚期就要到了,我又被天后钦点的送亲队长。你也知道,护送公主到北寒是要些时日的。我这一走开,那我那份编写命簿就没法写了。降生一日都不能停,命簿楼总要有个人管。帝君肩管着六界,实在忙得很,无法顾得上命簿楼这边。少司命被禁壁,只有徐司命一人能胜此任。我不由徐姑姑代理少司命一职,那由谁来代理?”


同类推荐: 孙悟空大闹异界恶魔就在身边斗武乾坤全职业法神妖神天帝后羿传奶爸的异界餐厅月武传说